笔趣阁 > 我家王爷脑子有坑 > 第二十七章 公主的心思

第二十七章 公主的心思

 热门推荐:
    宫中晚宴结束之后,容九随兄长们回到嵘苑,刚洗漱完毕,便有丫鬟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进来。

    “公主,刚才大王爷派人送了个东西过来。”

    丫鬟说着,便将盒子递给容九。

    一听到是宋墨亭给自己送过来的礼物,容九两眼发光,立马接了过来。

    “好了,你先下去吧。”

    丫鬟走后,容九直接高兴得跳了起来,趁着房间里没人,容九偷偷地打开盖子。

    檀香木制成的盒子里,发出有些刺眼的光亮,容九眼睛微眯,却又经不住瞪大了眼睛,里面竟然是一颗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

    原来他求夜明珠是为了送给我啊!

    容九心里幸福极了。

    她小心翼翼地将夜明珠取出,捧在手心里。

    “第一次送礼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让人怪不好意思的!”容九傻笑道。

    不过她一向怕黑,晚上总要点着灯才睡着,现在有了这个珠子,就再也不怕了。

    三日之后,宋墨谙将军中的事情安排妥当,便带着乔牧清以及少量将士回京。

    又过了五日,宋墨谙等人成功到达靖安城。

    庆功宴上,容九看着眼前正在受封的两个少年,一个意气风发,一个温润如玉,都是仪表堂堂的少年郎,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看起来并不壮硕的两个少年,竟然是战场上战功赫赫的名将。

    只不过宴会还是跟以往一样无聊,他们交谈的大多是争战的话题,容九对这些自然不感兴趣,便跟哥哥们打了招呼,带着阿慕偷偷溜出去了。

    城墙之上,清爽的晚风迎面袭来,容九闭着眼睛尽情享受,盛夏的夜晚,与白天的燥热恰恰相反,冰冰凉凉的风吹打在脸上,吹得很是舒服。

    “还是外面舒服吧!”

    耳边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容九睁开眼看过去,宋墨亭不知何时已经站到她身边。

    她又向后望了望,阿慕竟然不见了。

    “怎么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你不知道你这样突然说话会吓死人的么!”容九没好气地瞪向宋墨亭。

    “是你自己太认真了。”宋墨亭好笑地看着容九,只觉得她气嘟嘟的样子可爱极了,忍不住伸手去捏了捏她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

    “啊!你捏我做什么?”容九惊叫道。

    “谁让你那么可爱的!”宋墨亭说道。

    容九一听,羞红了老脸,第一次被人那么明目张胆地夸可爱,她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却又极力想保持镇定。

    “咳咳,那啥,那边好像有人诶。”容九装作不经意地别过头,其实是在捂着嘴偷笑。

    容九捂着嘴偷笑的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宋墨辞的双眼,他嘴角微微勾起,没想到这小家伙还会害羞。

    只不过,顺着容九面向的方向,还真有一男一女正站在一块。

    “那是玉儿跟牧清。”

    “啊?”

    容九脑子有点绕不过弯来,根本不知道宋墨辞在说什么。

    “我说那两个人是我妹妹跟乔牧清。”宋墨辞被容九呆萌的样子逗到了,忍着笑又重复了一遍。

    容九这才反应过来,顺着自己刚才的方向看去,还真有两个人。

    我去!他妈就乱说的,还真有人啊!

    等等!宋墨辞刚才说那两个人是谁来着?他妹妹跟乔牧清?他妹妹……不就是上次那个刁蛮任性的公主嘛,还有乔牧清,不就是刚刚大殿里那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将军嘛!没想到这两还有一腿!

    容九的八卦心一下子被激起,连忙瞪大眼睛看向那边。

    因为距离有些远,听不到二人的对话,只是二人说了没记录,男方就走了,只剩下明玉一个人在那哭。

    “哎!看起来你妹妹被甩了。”

    容九渍渍地摇摇头,忍不住跟宋墨辞八卦起来。

    而此时她的心里都是里那种男主在战场争战,因为一次意外被女主救醒,随后疯狂爱上女主,因此狠心拒绝了女二公主的告白的剧情!

    “这傻丫头,唉!”宋墨辞没有回答容九的话,只是看着远处的明玉暗自叹气。

    “你说,我们要不要过去安慰她一下?”容九问道。

    “不必了,让她自己呆会,明天就好了。”宋墨辞无奈地笑道。

    像明玉这么在乎自尊心的人,肯定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样子,作为她哥哥,这一点他还是很了解她的。

    “好吧!”

    其实容九还想着过去嘲笑她一番来着,谁让她上次凶巴巴的,她可是个很记仇的人。

    “不说这个了,对了,明日我们要去游玩,你要不要一起?”

    宋墨辞有些忐忑地观察容九的表情,他之所以跟出来,就是想约容九明天出来玩,但是他心里也没底,毕竟容九之前可是很讨厌他的。

    “好啊好啊!去哪里玩?”

    容九倒是没想那么多,听到出去玩顿时乐开了花,她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憋死她了都。

    宋墨辞没想到容九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一下子愣住了,清澈的眸子有些喜出望外。

    “这个嘛,明日你就知道了,明日我亲自去接你!”宋墨辞开心得像个小孩。

    其实他们明天根本没有节目,他只是抱着侥幸心理问问而已,现在容九答应了,他自然说不出去那里了,只能先含糊过去。

    宫宴散后,所有人都各自回去,宋墨亭跟宋墨谙站在城墙之上,这里离宫门很近,可以看到靖安城的万家灯火。

    仔细算来,二人已经有足足一年三个月没见了。

    “大哥近来可安好?”

    二人沉默了许久,倒是宋墨谙先开口了。

    “嗯,许久不见,你倒是稳重了不少。”

    宋墨亭看着眼前成熟些许的少年,心中颇为感叹,谁能想到,一年前,他还是只会跟在他身后,做事莽莽撞撞不计后果,急于求成……没想到才一年的光景,他已经成长成一个真真正正的将领。

    “因为大哥说过,希望我可以独当一面,所以这么一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可是没想到最后……还是要靠大哥才能打赢。”

    宋墨谙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正在等待大人训斥。

    “你做的很好,我只是给你答案而已,过程靠全的是你自己,你知道的,过程远远比答案更辛苦。而且若是以前的你,敌人在城外叫嚣,你怕是一刻也忍不住吧,听说你硬是忍了三天,这一点,是我最欣慰的。”

    宋墨亭拍了拍宋墨谙的肩膀,二人相视一笑。

    “四弟,经过这一战,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可以放心把军营交给你了。”宋墨亭看着远处昏暗的灯光,眼神有些恍惚,却又异常坚定。

    “可是……”

    宋墨谙还是犹豫了,经过这一次,他才明白,掌管军营,领兵打仗,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大哥在的时候,他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为他知道,不管怎么样,只要他回头,大哥一定站在他身后。

    可如今……他真怕自己做不到像大哥那样,他也不想让信任他的人失望。

    “你知道么,若是以前的你,一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犹豫不决。”

    没有谁能一直保护谁一辈子,宋墨谙与宋墨亭二人虽不是一母所生,但从小到大,宋墨谙都是一直在依赖宋墨亭。

    而宋墨亭自然知道宋墨谙的潜力,所以他才不想让他一直躲在他的羽翼之下。

    “那是因为,有大哥在,所以我不管做什么决定,都不会害怕。”

    “你以前可以,现在也可以,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大哥都在你身后。”宋墨亭拍了拍宋墨谙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宋墨谙眼眶有些湿润,却又极力控制住不让泪水留下了,他深吸一口气,像是在承诺什么,“谢谢大哥,我一定可以的!”

    “这就对了。”宋墨亭嘴角上扬,终是满意地笑了笑。

    瑶姮宫内。

    明玉苦着一张脸趴在桌子上,眼前放着几盘她平日里最爱的点心,可是此刻她却一口也吃不下。

    “公主,你多少吃点吧,别饿坏了身子。”明玉的贴身宫女茴香一脸焦急地劝道。

    “本宫不饿。” 明玉赌气说道。

    “可是公主,从晚宴开始,您就没吃过东西,若是饿坏了,到时候皇上跟娘娘又要担心了。”

    “饿死了才好,说不定,这样他还会心疼我。”

    茴香一听,更急了,“公主,您可不能这么想啊!说不定,说不定乔将军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您改天再找他问清楚便是了,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

    明玉听了,也只是苦笑了一下,她与乔牧清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他们感情多好啊,天天腻在一块玩,可是长大了以后,乔牧清对她便越来越冷淡,总是拿着‘男女授受不亲’挂在嘴边,最后干脆直接去了军营。

    昨天她都拉下脸跟他表明心意了,他还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他能有什么苦衷啊?不过是不爱我罢了,算了算了,既然他那么讨厌我,我便不去招惹他便是了。”明玉说着,泪水直接顺着脸颊滑落。

    “这么快就放弃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宋明玉啊。”

    宋墨辞从门口走来,挥挥手示意茴香下去,随后坐到明玉身旁,心疼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拭。

    “你看你,哭得跟个小花猫似的,谁见了会喜欢啊。”

    “三哥哥,呜呜……”明玉一见宋墨辞来了,一下子委屈地哭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哭了,你看看你哥哥我,都被拒绝多少次了,我放弃了了么?只要坚持,一定会有结果的。”

    “真的么?”明玉泪眼汪汪地问道。可是她都坚持了那么久了,他还是不愿意。

    “你要相信你三哥,我跟你说,乔牧清那家伙,说不定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所以才故意疏远你的,这样,哥哥教你个方法……”宋墨辞说着,凑到明玉耳边,小声地嘀咕着。

    “这样真的可以么?”明玉收住了眼泪,但还是有些不自信。

    “绝对靠谱!”

    看到宋墨辞坚定的眼神,明玉终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