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书斋二 > 第二十五章 凶手是谁?

第二十五章 凶手是谁?

 热门推荐:
    在李队离开时,留下一个诱因。

    一个曾经和死者在同一个小巷的少女,一个被沙县老板证实的确那天在吃饭,手机交易记录明确的少女,说了一句看看死者的手机。

    那个被雨水浸透的手机,此时刑警大队技术部终于将手机修好。

    技术部大佬将手机递给刚刚回到警局不久的李队,嘴里还嘀咕着“这年头的小姑娘设置的密码真是奇奇怪怪,要不是这个密码手机里头的消息早就可以当物证了。”

    小姑娘的手机密码设置了一长串拼音字母外加一串出生年月日。

    Woxihuanzheyanggenzheni,20xx0927

    将拼音转换成中文便是:我喜欢这样跟着你

    解开手机锁屏,点开相册。里面是普普通通的生活照片,还有一个标题名为‘爱’的相册被锁住了无法打开。

    李队眉头轻佻,点开相册跳出‘请输入密码’这五个大字。

    既然是爱,他将巫冕名字的拼音输入下去,敲下回车键。

    哦豁,开了!

    其实小姑娘的心思还是挺好猜的。

    这一开不要紧,开了吓一跳。

    里面的照片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整齐,最前端的都是同个人的照片。

    少年带着发带和同学打篮球时的照片、喝水时的照片、系鞋带时候的照片、回家时的照片、对人微笑时的照片。

    等等,数不胜数。其中还不乏少年在更衣室时准备脱衣的相片,还有一条短视频。

    点开短视频,明显又是一段少年脱衣。

    不过,视频中的少年脱衣的动作一顿,猛然回身。眼中充斥着骇然的目光,他大步流星的朝窗户走来,吓得手机主人飞快逃离现场。

    李队看到这里,眉头紧锁。

    这已经侵犯他人**了,就冲这前面的照片和视频,嘉仁露就给李队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已经是跟踪狂了,骚扰他人正常生活。

    退出视频,继续往下翻阅。他瞳孔紧缩,充满震惊。

    这是各种动物被凌虐致死的画面,照片很血腥。很难相信是一位高中女生做出来的,师生供词中没有提及过这些,小姑娘掩盖的很深。

    再往下翻,就是被嘉仁露欺辱过的女生们的照片。

    其中有一张照片吸引住了李队的目光,那是一个被人揍到地上,身上衣服脏乱头发**的少女。

    头发遮住了少女大半张脸,仅露出一半的鼻梁和右眼。那如黑曜石的眼睛拥有者被欺辱时的绝望、无助,还有像烈焰般的恨意。

    闭上双眼,脑海中都是小姑娘的眼睛。

    与被锁着的相册相比,聊天工具没有被锁可以轻而易举的查看里头的聊天记录。很显然嘉仁露喜欢和小姐妹吐槽别人。

    在这个三人小群被提及最多名称的是巫冕,其次是被这三人排斥在外的柳荫。

    很显然,从这些聊天记录里,嘉仁露提及柳荫大多都是因为对方可以时常碰到巫冕而她不可以。

    小女生的脑回路,并不是很懂。

    真·直男·李队:为何要怨别人,不怨自己成绩

    大拇指继续滑动着平面,在看到一个胖丁头像和网名下方的聊天结束语果断地点了进去。

    消息记录被他往上滑,没两下就划到顶了。显然是刚加没多久的人,这人很有意思开局就发了一张图片。

    是巫冕抱着书本进入灵书斋的图片。

    紧接着又连续发了两张,一张柳荫从灵书斋出来的画面,一张灵书斋的全貌。

    嘉仁露:?

    嘉仁露:你是谁?

    那人发了一个笑脸,随后跟了一段文字:我是谁不重要,你可曾听说过这样一个传言,有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任何愿望,那个地方名为灵书斋。它可以出现在繁华热闹的街区、可以出现在幽暗无人的小巷、也可以出现在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

    嘉仁露:.......有病

    然而接下来的那句话让嘉仁露心动了

    柳荫也曾经像这个书斋许下愿望,她之所以可以离巫冕这么近全是靠它。

    李队对此表示不屑,这么沙雕中二的话还真有人相信。

    别说受害者是真的相信了,嘉仁露还像除柳荫外其它三个好友分享了这件事。甚至说等自己找到了位置在带她们去。

    就在被害当天晚上,那人发了一条地址。

    靠着技术大拿很快就查到了这个号的主人,丙同学。丙同学,李队对她的印象尤为深刻,这个不良少女从头到脚充斥着对嘉仁露的不满。

    没想到,嘉仁露去小巷的诱因居然如此可笑。

    李队将手机还给技术部的大佬,转身点燃香烟,“有一个相册打不开,还有备忘录。”

    他嘴里叼着烟,双手挠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他不是很懂年轻人的思想,这么中二的传说居然有人相信。

    那条巷子对面就是灵书斋,这个书斋也只是借书的。那个老板也不像个正经老板。

    远在灵书斋内的沈轻幽当着沐清淮的面打了个喷嚏,灵书斋的时间流速和所有位面不一样。

    沐清淮递出手帕,沈轻幽接过。

    她在看到手帕上的花纹时愣住了,这个花纹她怎么也不会忘记。

    “天气凉了,记得多穿点。”

    如泉水清澈、如春风温和,对方眼眸中含着星光。树影摇曳,她站在他面前,他温柔似水的望着她。

    宛若神仙眷侣。

    沈轻幽长吸一口气,果断将手帕还给对方自己变出来一条。

    技术部大佬很快就破解了备忘录的密码,‘我在背后深深凝望着你’的拼音。

    备忘录像是日记一般,每一天都有被记录。

    20xx年某月某日阴

    父亲叫我收敛着脾气,这个直升高中可不好进。被它劝退,没有学校敢收她了。既然如此,那好吧我收敛脾气。

    这天开学,有一群傻傻的女生想要和我做朋友。似乎是从外地考过来的,不知道我初中发生的事,真好。几个小女生真像那群可爱的动物,真想看到她们绝望的样子。

    20xx年某月某日晴

    这天我在学校遇到了个男生,他长得好像天使。我好喜欢他啊,好想看他从九重天上陨落下来的样子。

    班级里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她的名字叫柳荫。长相像个小仙女儿,只是那双眼睛令人讨厌。她很温柔,对谁都很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