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缩小

第六百八十五章 缩小

 热门推荐:
    一剑斩得血洒长空,人头滚滚。

    武霸放声长笑,双眼血光直冲虚空,他突然又转过身来,不理睬那些向着四周逃窜的大武将领,有点疯疯癫癫的朝着巫铁等人嘶声叫嚣。

    “可准备好了?朕,只斩你们一剑……给你们一个堂堂正正的死法。”

    话还没落音,武霸又翻身一剑横扫而出。

    百来名正撒腿狂奔的大武将领闪避不必,又被他一剑拦腰斩断,一个个扑倒在地放声哀嚎。

    “跑,跑,跑……朕让你们跑,你们能跑去哪里去?”

    “哈哈,这些年,你们做的那些小动作。嘿,你们给朕添的麻烦,这次,在这战场内,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死,你们都要死,都得死!”

    武霸浑身毛孔内血气冲天,一丝丝煞气、血气发出低沉的汽笛般声响,呼啸着冲出老远,震得四周大地一阵阵的颤抖。

    他张开嘴,猛地扯着嗓子吼了一声。

    数千名逃跑的大武将领犹如被闷雷轰顶,一个个七窍喷血的栽倒在地。武霸的吼声直接在他们脑袋里爆开,直震得他们神魂几乎崩碎,浑身抽搐着在地上胡乱挣扎,却怎么都难以站起身来继续逃跑。

    “去几个人,杀了他们。”

    武霸疯疯癫癫的,一声大吼震翻了大群逃跑的大武将领,然后又转过身来,双眼越发猩红,好似有血要滴出来一般,指着巫铁大声咆哮:“准备好了么?准备好了么?朕,给你们一个机会……哈哈,朕的仁慈啊!”

    “这厮,疯了!”巫铁退后了几步,向李广等人低声说道。

    “那就,更难了。”李广等人苦着脸不断的摇头,看着样子,武霸的确是疯了。

    巫铁身后五行神光高高冲起,神光闪烁,奔腾入海,朝着整个军城一扫,就将军城内的一应人等全都扫了进去。

    武霸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有用么?有用么?安王,霍雄,有用么?你能带着他们逃去哪里?等朕斩杀了你……嘿嘿!”

    武霸高高的举起了双蛟斩。

    巫铁深吸一口气,准备全力奔逃。

    黑漆漆的无垠虚空中,晶石凝成的晶体内,硕大的晶石大殿中,炽巟低沉的笑着。

    “这厮,疯了,嘿嘿,十方屠灭甲,我族的至尊神器,自身不够强大,可没资格支配他的力量……哼,哼,哼。”

    炽巟笑得很得意,幽夻等人则是神色古怪的,无语的耸了耸肩膀。

    十方屠灭甲,这是杀戮神器,算是在场的众多神族中,凶名最盛的至尊神器之一。这套甲胄,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压制他,就会被他内藏的杀戮意念逐渐影响、控制,最终化为一头只知道杀戮的魔物。

    就算是在蛮神一族的历史上,都有好几位神王重伤之后,神力不济,不足以压制十方屠灭甲,结果被这套甲胄反制,最终沦为杀戮怪兽的案例。

    武霸自身也不过是半步神明境的修为,但是他祈求得到的加持力量最强,他身上的十方屠灭甲的投影分身最强,受到的影响也最大……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子,他有点被杀意冲昏了灵智,入魔了。

    一方面,他自高自大,想要在巫铁身上表现他强大、骄傲的一面。

    一方面,他内心最大的阴暗面被激发,他对大武神国内部的某些人的怨念彻底被引爆,他直接化身为杀戮机器,冲着那些他平日里念念不忘的族人下了杀手。

    “精彩,精彩,刚刚他屠戮了自家的族人,一百七十二位神明境的族人,被他亲手杀死。”虚魄阴声道:“我觉得,这种事情,可以多多的发生一些。大家以为呢?”

    “他现在,有军阵的加持,实力很强,但是……”炽巟轻声道:“我可以让他的力量,时刻保持在这个状态,无非是多消耗一点十方屠灭甲的力量而已。”

    “问题在于,他的脑子现在肯定坏掉了,想要让他有效率的击杀……”炽巟看向了幽夻、煊武、燚尊、虚魄:“嗯,我们要给他帮一点点小忙。”

    幽夻提高了声音:“诸位兄弟,你们或许忘记了,我们主持这场决斗的目的是什么。是欣赏他们拙劣的、没有效率的战斗么?是欣赏他们表现出来的劣根性么?”

    幽夻站起身来,手中三叉戟重重的向地上一杵:“不,不,不,这不是我们的目的。这场决斗,持续的时间有点过长了,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燚尊头顶的九狱烈焰冠喷出一根刺目的神火柱,高温烧得整个晶石大殿都几乎要融化了。

    “我支持小冰鬼的意见,加速吧!”

    “我同意。”煊武不以为然的笑着:“我同意……哈,我喜欢这些粗鲁、残暴的大武混蛋们,我迫不及待想要看他们最后胜出后,他们对另外两个国度的清洗了。”

    “这么多豪门,这么多贵族,他们要清洗的目标可不少,这会是一场盛宴。”虚魄也欢天喜地的笑着。

    “那么,开始吧。”五个观察前哨的最高统领异口同声的欢呼起来。

    幽若、乌头、焱昊等人相互望了一眼,眸子深处尽是恼怒和不甘。

    这几个该死的家伙,又要帮大武神国作弊了,他们堂而皇之的作弊,这样的赌局,他们若是输了,真心是不甘心啊。

    可是,形式比人强,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决斗战场内,武霸举起双蛟斩,一道血光朝着巫铁斩落。

    巫铁没有硬碰硬的去接武霸这一剑,他倾尽全力向后猛地跳了出去,大地微微颤悠了一下,巫铁一下子向后跳出了上百里远,血光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头划过,重重的劈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又是数十座山头被一剑劈成了粉碎,武霸无比畅快的扬天长啸。

    笑声中,一道血光粗大的血光从天而降,重重的落在了武霸的身上,一件黑底血纹的邪异甲胄凭空凝现,厚厚的将武霸裹了一层。

    武霸发出又是痛苦又是酣畅的吼声,他的体内传来刺耳的‘嘎吱’声,他的肌肉、筋腱都好似绷紧的弓弦一样急骤跳动、扭曲,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力量在武霸体内奔涌,他浑身散发出炽热的气息,犹如一轮魔性爆发的精血烈日,就这么杵在巫铁的面前。

    焦灼的精血气息一的向四周扩散,犹如飓风,震得巫铁身体摇晃,不自觉的向后倒退。

    不仅是巫铁,武霸身后的那些大武老祖和半步神明境的将领们也在连连倒退。此刻的武霸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危险,就算是和他同出一个支脉的武家子弟,也都不敢太过于靠近他。

    “躲得很快,但是没用……朕要杀你,你就得死。”武霸低沉的声音从厚厚的面甲下面传来:“不过,朕仁慈嘛,所以,安王霍雄,给你一个正面招架的机会?”

    “嘿嘿,朕让你死得痛快点……就和那些本家的老狗一样,让你死得痛快一些。”武霸抬起脚,然后重重的一步落下,一脚将两座血光笼罩的大山踏得粉碎。

    大地剧烈的摇晃着,四周血光变得骤然浓郁了数倍,血雾也翻滚着向这边汇聚了过来。

    大地在摇晃,虚空在扭曲,巫铁等人惊骇的看到,决斗战场血光闪烁的边界,在短短几个呼吸内,就骤然向他们靠近了老大一段距离。

    大地越发剧烈的震荡着,眼看着决斗战场的面积在缩小,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了大群人影。

    好些人正在厮杀、交手,但是因为战场突然缩小的缘故,大家都吓得停下手来,纷纷结阵自保。巫铁在结阵的人群中看到了令狐青青,看到了公羊三虑,看到了好些熟悉的和脸熟的人。

    ‘轰隆隆’,无数道血色雷光划破长空,决斗战场再次缩小。

    于是,战场变成了长宽都只有五十里的一小片,在这一小片空间中,身高一万多丈的武霸,几乎充塞了整个天地,整个战场给人的感觉就变得无比的逼仄、无比的压抑。

    浑身是血的令狐青青一条手臂不知去向,他头顶不灭心灯,身边环绕着两件镇国神器级的重宝,猛地抬头向巫铁这边望了过来:“安王,爱卿,这里发生了……”

    令狐青青没有问下去,因为武霸举起双蛟斩,犹如剁饺子馅一样,‘唰唰唰’朝着令狐青青劈了下去。

    “老狐狸,朕劈死你。”武霸已经忘记了巫铁的存在,他看到了令狐青青,于是他想起了这些年和令狐青青有的没的恩怨,当即就朝着令狐青青下了死手。

    令狐青青长啸一声,十几位令狐氏的神明境老祖和他同时出手,十几件镇国神器级的先天灵宝荡起漫天灵光,同时朝着双蛟斩迎了上去。

    “武霸,你们大武神国,这次究竟在搞什么鬼……”令狐青青大声怒骂。

    双蛟斩和令狐青青等人的攻击撞在一起,站在数十里外,后背几乎紧靠着决斗战场边缘城墙的巫铁心里念头骤然一动,手指轻轻一弹。

    当年,巫铁跟着胡老爷的舰队赶赴海外,为令狐氏寻找镇国神器级的灵宝,有五件五行灵宝被巫铁夺走,只留下了五件子体。

    这五件子体,前些日子,巫铁已经引爆了金龙鞭,坑杀了一位令狐氏的老祖令狐珛。

    今日,剩下的水母瓶、丙火鉴、木灵珠、戊土鼎四件灵宝的子体在碰到双蛟斩的一瞬间,‘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这四件灵宝固然只是子体,但是内存无数年来积攒的五行驳杂力量,单纯从威能上来说,那也是镇国神器级的重器。如今四件灵宝子体同时爆开,令狐青青身边四位神明境老祖同时吐血倒地,双蛟斩也是发出刺耳的悲鸣声,被直接炸成了十几段。

    可怜武霸,双蛟斩在他登基后就一直归他保管,上万年来,武霸和双蛟斩朝夕相处,日夜用本命精血滋养,已经和他密不可分。

    双蛟斩被崩碎,武霸神魂当即受到重创,他同样一口血喷出,神智一片混乱。

    本身他就被十方屠灭甲内可怕的杀意冲晕了脑袋,如今他神魂受创,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他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一头撞在决斗战场的边界血光上,令得整个决斗战场都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你们,该死!”武霸彻底迷乱了,他的杀意,全盘冲向了在场的大武神国的某些人。

    他硕大的巴掌一挥,‘嘭’的一声按在了地上。

    一道血色蘑菇云冲天而起,十几名出身大武武家旁系的神明境老祖顿时粉身碎骨,一道道光柱直冲高空。

    刚刚被武霸的吼声震得七窍流血,躺在地上抽搐的大巫将领中,数十名将领艰难的抬起头来,朝着远远近近的三千多大武老祖,数万大武将领嘶声尖叫。

    “武霸疯魔了……他要借这次的机会,借助诸神之力,清洗我大武武家,让他长房主支一家独大,灭杀我所有旁系族人……”

    “武霸,他失心疯了……他,没资格再做我大武神皇。”

    这些大武将领的吼声,当即惊醒了在场的大武众人。

    好些大武神国的老祖瞪大眼睛,朝着四面八方望了过去。

    战场已经压缩到长宽五十里大小,饶是有血雾遮挡,众多神明境老祖一眼也能看清整个战场。

    损失惨重的青丘、大魏暂且不提,他们活下来的人没几个了。

    但是大武神国当中,好些神明境老祖也不见了。

    当即就有大武老祖开始呼喊自家兄弟的名字,那数十位目睹了武霸暴行的大武将领扯着嗓子,将刚刚武霸击杀了一百七十二名大武老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武霸……你,该死!”

    大武神国武家一家独大,武家有神明境老祖四千余人,但是这么多神明境老祖中,出自长房主支的,只有五百多,剩下的三千七八百老祖,都是各大旁系、各大支房所出。

    偌大的武家,起码分成了百来个大小不等的旁系,他们就等同于大魏的门阀、青丘的将门。

    武霸要灭杀武家旁系?让长房主支独占整个神国的好处?

    这些大武老祖如何容得。

    当即一声声长啸传来,起码有两千名大武的神明境老祖悍然出手。

    一声巨响,数千道攻击同时命中武霸的身体,打得武霸高达万丈的身躯破破烂烂,鲜血犹如瀑布一样从天空喷洒下来,整个决斗战场血腥味冲天。

    “你们,都去死啊!”

    得到军阵加持的法力还没消耗干净,又有了十方屠灭甲更庞大的力量加持,此刻的武霸,完全就是一具可怕的杀戮机器。

    他强大的神念锁定了在场的众多大武老祖,挥动双拳朝着他们砸了下去。

    一时间血肉横飞,无数人影被拳影硬生生打爆。

    一道道光柱直冲高空,浓郁如实质的道纹道韵在虚空中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