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武王

第六百九十六章 武王

 热门推荐:
    三国战场,靠近决斗战场的地方一片死寂。

    过了许久许久,突然有冲天的喧哗声从三阵中传来,青丘神国的将士在雀跃欢呼,一个个兴奋得面皮通红。大魏的将士在摇头惊叹,一个个惊为天人。

    而大武的军阵中,无数将领瞠目结舌,哑口无言;无数士卒身体酥软,手中兵器不自觉的落在了地上。

    武閗站在一条战舰上,双眼通红盯着老铁。

    恼怒,悲愤,气急败坏却又藏着浓浓恐惧。

    这,还是人么?

    没有动用法力,没有动用神通,什么三头六臂、法天象地之类的神通都没使用,单单依靠力量,单单依靠枪术,一次呼吸之间,杀一千胎藏境精锐。

    如此猛士……为何不是他武家族人?

    武閗身体微微摇晃着,作为大武最尊贵的亲王之一,武閗知道,现在他必须做点什么。

    否则的话,大武神国在场的将士,士气势必崩溃。

    未来,只要有老铁出现的地方,大武神国的军队,就是一团豆腐渣,会绝对不堪一击。

    此刻,武閗,还有和武閗相当身份的大武高层完全忘记了,决斗战场内正在进行的,关系着三国命运的大决战。

    未来,大武军队是否还有机会和老铁对仗,这还是未可知的事情。

    他们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他们只想要,干掉老铁,振奋士气,不能让老铁这么嚣张下去。

    “哪位,卿家,替孤……斩其首级?”武閗的声音变得极其的沙哑,他沉沉的说道:“谁能诛杀此獠,孤的爱女明华郡主,就赐给了他。”

    站在武閗身后的一众大武将门将领一个个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他们看向老铁的目光,变得犹如恶狼一样凶残。武閗是大武亲王,明华郡主,是武閗最宠爱的女儿,能够迎娶明华郡主,无疑是一步登天,顷刻就从武家的家奴,变成皇亲国戚。

    可是面对老铁,这些将领犹豫了。

    一个呼吸之间,只见枪芒点点,一千胎藏境将领就此伏诛。

    大武神国的众多将领纷纷低下头,不敢多看老铁一眼,甚至他们屏住了呼吸,唯恐呼吸再沉重一些,会让自家主上注意到自己,命令自己出战。

    武閗和在场的几位大武亲王相互望了一眼,他们气得额头青筋直跳,然后同时大吼一声,拔出兵器,腾空而起,亲自朝着老铁杀了过去。

    大武军阵中,无数将领齐齐震动。

    一共八名大武亲王亲自冲向了老铁,他们身披重甲,手中天道神兵放出道道明光照耀虚空。八人肩并肩齐头并进直奔老铁,八人的气息连为一体,冲天煞气直逼老铁。

    大武的军阵动了。

    八大亲王麾下,都有附庸的将门,这些将门,实则就是他们的家丁、家臣,是他们的武装护卫,是他们的打手护院。

    八大亲王亲自出手,他们名下的将门将领们,不得不随之出动。

    若是不动,等得八大亲王战死,按照大武的残酷律法,追随八大亲王出阵的将领们,也都会被斩杀殉葬。与其被当做牲畜斩杀,还不如堂堂正正的血战一场。

    说不定,就杀了老铁呢?

    八大亲王昂首挺胸大踏步的向前疾走,在他们身后,一个又一个附庸将门的将领大声嘶吼着报出了自己的出身、姓名,然后昂首挺胸的冲出军阵,紧跟在自家君主身后。

    八大亲王,每人身后都跟上了过万的胎藏境将领。

    浩浩荡荡几近十万人结成军阵,宛如一条八首巨蛇,带着滔天煞气冲向了老铁。大武将士最是勇悍精锐,单独的将士战力冠绝三国。

    军阵自然成型,滔天煞气直冲高空,煞气中隐隐可见一头面容狰狞的夜叉修罗盘旋飞舞。

    老铁举起了长枪,他回头朝着裴凤,朝着巫金、巫银、巫铜兄弟等人放声大笑:“你们信不信,老子一人可以破他一军?”

    巫金拎着大板斧和盾牌,从四灵战舰上跳了下来。他通体闪烁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身躯猛地拔高到了十丈上下。通体肌肉虬结,雄壮犹如魔兽的巫金向前小步快跑,低沉的笑道:“信,但是风头,不能让您老一人出尽了。”

    巫银拎着一柄大板斧,从四灵战舰上跳了下来。

    他紧跟在巫金身后向前疾走,瓮声瓮气的吼道:“兄弟们,进!”

    巫铜摇晃着脑袋,脖颈内骨骼摩擦,发出‘咔咔’巨响,他低沉的咆哮了一声,身体内一道雷光冲出,伴随着刺耳的雷霆爆裂声,他身后两颗硕大的肉球膨胀开来,‘嘭嘭’两声,长出了一对儿密布着雷霆道纹的肉翅。

    翅膀挥动,巫铜的速度变得极快,带起一溜儿残影追上了巫金和巫银。

    “兄弟们,出来活动活动手脚……让铁老爷子见识见识兄弟们的手段。”

    十二万巫家儿郎齐声呐喊,他们脱下重甲,袒露上身,一股股凶悍磅礴的精血气息犹如巨龙升腾,带起一道道狂飙从安王府的军阵中快步奔出。

    他们自然而然的在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人身后结成了阵势。

    十二万巫族的精锐。

    十二万巫族的壮士。

    十二万巫族的勇者。

    十二万巫族的好汉。

    十二万名已经娶了媳妇,有了子孙后代,并且有兄弟姐妹,不惧子嗣断绝,不惧高堂父老无人养老照顾,绝无后顾之忧,且一腔子热血随时可以为了自家兄弟喷敌人一脸、一身的巫家儿郎。

    为了本家的前途,为了族人的命运,他们离开地下世界,冒险来到地面。

    出发前,他们已经举办了活人的丧礼。

    他们已经将自己当做了死人,随时准备死战。

    但是他们在巫铁麾下,为巫铁训练无敌军,为巫铁操练五行精灵,这么长时间了,他们没有酣畅淋漓的战斗过。他们甚至都快忘记,战斗是何等滋味。

    巫铁,将他们保护得太好了。

    可是他们想要用自己的血和敌人的血,让巫铁明白,他们是巫铁的兄弟,他们同样是巫家的战士。

    战士,怎能不战斗?

    战士,怎能畏惧战斗?

    战士,怎能被人保护得和孩童一样,甚至不去经历真正的战场?

    “剁碎他们!”一名巫家壮汉低沉的咆哮着。

    “剁碎他们。”十二万巫家儿郎齐声呐喊。

    他们的精血气息冲天而起,他们的精血气息汇聚在军阵上空,煞气冲天,一尊宛如实质的魔神虚影在他们的军阵上空冉冉成型。

    对面,大武神国八大亲王大踏步冲来,一步百丈。

    巫金等人毫不畏惧的大踏步冲了上去,一步同样是百步之遥。

    双方军阵相隔不过两三百里,这点距离,须臾可至。

    “卸甲!”狂奔之时,武閗嘶声呐喊。

    八大亲王看到巫家儿郎们在出阵的时候,脱掉了身上的重甲。大武的将士,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特荣誉感。他们刚刚被老铁打得士气几乎崩碎,此刻他们要用属于他们的战斗方式,将丢失的荣耀捡回来,将丧失的士气补回来。

    所以,武閗一声令下,大武的将领们齐齐身体一震,身上的甲胄自行脱落。

    ‘呼’!

    大武的将领们齐声呐喊。

    ‘吼’!

    巫家儿郎们仰天长啸。

    下一瞬间,两个庞大的,气息惊人的军阵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一声巨响,三国战场的大地崩碎,方圆千里的大地骤然向下凹陷了数十丈,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咔咔咔’的向四周扩散开去,一座座大山炸开,巨石飞舞中,山峰纷纷化为平地,而原本的平地骤然褶皱成了山峰。

    风云变色,虚空剧烈震荡着。

    巫金、巫银、巫铜兄弟三个,连同大武神国八大亲王作为军阵核心,十一个人承受了两大军阵大部分的冲击力。

    巫金兄弟三个六条胳膊齐齐粉碎。

    他们低沉的嘶吼着,体内庞然血脉之力奔涌,炸碎的骨肉碎片和血雾猛地飞回,硬生生重新凝成了完好无损的胳膊。

    武閗等八大亲王浑身骨折声犹如爆豆子一样响起。

    两名大武亲王就这么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声息断绝,再也没能站起来。

    两方军阵中,大武军阵内,数万将领齐齐喷血,有数百人爆体而亡。而巫家军阵中,只有万余巫家儿郎吐了一口血,没有一人战陨。

    如此正面冲撞,巫家军阵,悍然压了大武八大亲王领衔的军阵一头。

    后方青丘神阵中,令狐氏好些族老脸色骤然一变,看向站在四灵战舰船头的裴凤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的阴森和诡异。

    有一个可以独力破千军的老铁。

    还有如此强悍的一批将领——十二万零三名胎藏境的将领!

    令狐氏的族老们突然惊醒,区区一个安王府,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军力?

    再看看,三十六条四灵战舰,加上那些天赋神通惊人的五行精灵……无敌军的战力,大家都没见过,可以忽略不计吧,但是五行精灵组成的大军,绝对称得上精锐中的精锐。

    区区一个安王府,有如此强大的军力……当年的令狐氏,都不敢如此的高调!

    你安王府想要做什么?学着令狐青青,谋朝篡位么?

    几个令狐氏的族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安王府的军阵,越是打量,越是觉得心头不安,越是觉得——或许,他们应该做点什么?

    趁着巫铁他们还在决斗战场中决战的时候,调动青丘神国倾国之兵,先把安王府在三国战场的军队给屠了?

    令狐氏的一众族老目光闪烁,却没人敢开口发声。

    这种重大的决策,还是交给令狐青青吧,他们实在是……没有这个魄力作出这样的决定,否则谋朝篡位的也就不会是令狐青青,早就是他们令狐氏的不知道哪位先祖了。

    战场上,巫家和大武的军阵再次狠狠撞击。

    这一次,面对面冲撞的,变成了双方上百名将领。

    伴随着刺耳的肢体碎裂声,数十名顶在最前面的大武将领肢体崩碎,直接被斩杀当场。而巫家儿郎阵列中,只有十几名巫家儿郎肢体残缺,迅速被送去了后方休养救治。

    很明显,巫家儿郎们就算是修为低了一等,战力都比大武的将领强出一大截来。

    武閗等六位大武亲王面孔扭曲,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巫金等人。

    “你们,是安王霍雄的属下?”双方军阵连续冲击十几次,再次折损了千多名将领后,武閗咬着牙嘶声咆哮起来。

    “错,本王,如今是青丘神国的武王!”

    笼罩了整个决斗战场的血光骤然崩碎,巫铁的笑声传了出来,迅速随风传遍了千里之遥。

    上万根光柱冲天而起,一根根光柱矗立在天地之间,一眼望去,那就是一根粗达百里的巨型光柱。

    一道道浓郁的道韵、道义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宛如实质的天地元能化为元能潮汐,呼啸着扩散开。

    一条条人影从光柱中走出。

    大魏、青丘的军阵中,传来了欣喜若狂的叫声、笑声。

    他们认出来了,走出光柱的人影中,有大魏的门阀老祖,有大魏的门阀子弟,也有青丘神国的将门老祖,还有稀稀拉拉的将门子弟踉跄着走了出来。

    大武军阵中一片死寂。

    没有大武的老祖,哪怕是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大武的将领,同样是哪怕一个人都没有走出来。

    一条一条人影走了出来,静静的站在三国战场上。过了许久,许久,光柱中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动静,依旧没有任何一个属于大武神国的人走出来。

    令狐青青换了一套全新的冕服,威风凛凛的站在众人最前方。

    他朗声笑道:“诸神庇佑,我青丘神国,胜了……从今以后,天下再无青丘、大魏、大武之分……三国一统,唯我青丘!”

    青丘神国的军阵中,令狐氏的族人们简直犹如疯魔一样的跳了起来,一个个笑啊,叫啊,跳啊,舞啊,甚至有几个族老直接双眼一番,被汹涌的血气冲得昏厥了过去。

    大魏那边,无数门阀子弟齐声喧哗。

    他们看得清清楚楚,走出决斗战场的这么多人中,大魏的神明境老祖是数量最多的。

    而且,起码有十三个门阀,几乎是一个神明境老祖都没陨落,全都活得好好的,还有这么多半步神明境的精英族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最终胜利的会是青丘?

    “这,这,这没道理,没道理啊!”

    大魏的门阀子弟们,一个个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语。

    但是自家的老祖站在令狐青青身后,诸位老祖没有开口,他们哪里敢乱动一下?

    令狐青青朗声道:“此次决斗,霍雄卿家立下盖世奇功,朕册封他为青丘武王,封地为——原本大武神国,所有疆土。”

    此言一出,几个昏厥过去的令狐氏族老犹如诈尸一样跳了起来,扯着嗓子就要尖叫。

    他们还没能叫出声来,令狐青青手一指,一名令狐氏的老祖冲上去,直接制住了他们,让他们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

    当着无数将士的面,巫铁笑着向令狐青青毕恭毕敬的单膝跪地,恭声道:“臣,领旨,臣,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