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大迁徙

第六百九十七章 大迁徙

 热门推荐:
    黑漆漆的无垠虚空。

    晶石凝成的星体内,硕大的晶石大殿中,幽夻、煊武、虚魄、炽巟、燚尊端坐在巨大的王座上,脸色难看得和死人一样。

    但是他们的眸子深处,却又闪烁着激动、欢喜,乃至于兴奋鼓舞的火光。

    一块块散发出庞大的神魂波动的神魂结晶,一块块散发出炽热气息的血脉精华,就这么悬浮在他们面前,任凭他们采摘。

    这是一笔无比巨大的财富,天文数字一般的财富,也正是他们这次赶来观察前哨,一举击破其他各族生灵,取代幽若、乌头、焱昊等人的唯一目标。

    收获极大,非常满意。

    但是赌局输了……输得还有点惨。

    他们属意大武神国获取最终的胜利,他们甚至不惜动用三件至尊神器加持大武神国。

    结果却是,他们输了。

    “没用的废物,就应该被彻底淘汰。”幽夻幽幽的说道:“幽若,不错嘛,看得出来,你们对那些卑贱的盘古遗族,很有了解。这一局,算你们赢了……你们可以分享一部分权力,这是你们应得的。”

    顿了顿,幽夻冷笑道:“不过,下一局赌局马上到来……你们,做好准备了么?”

    幽若微笑,向幽夻微微欠身致意。

    幽夻冷哼了一声,不做回复。

    天性脾气暴躁的燚尊则是重重的跺了跺脚,低沉的嘶吼声震得整个大殿都在剧烈的颤抖:“那个小子……那个该死的小子……他让太多该死的人活了下来。我记住他了,记住他了!”

    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燚尊咆哮道:“迟早有一天,我会亲自捏碎他全身的骨头。”

    幽若抬起头来,镇定自若的笑着:“不,我怎么觉得,他非常的不错呢?看来,我们对他的意见有了冲突?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下一局的赌局么?”

    幽夻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燚尊浑身喷吐着岩浆怒焰,恶狠狠的盯着幽若。

    虚魄开口,飘忽阴柔的声音制止了幽夻、幽若和燚尊之间就要爆发的冲突:“现在,我们应该分配战利品了。不过是一个卑贱的盘古遗族,随手就能碾死的小虫子……战利品,才是最重要的。”

    幽夻、燚尊、煊武、炽巟的眼珠同时亮起,直勾勾的盯着这些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

    “没错,实实在在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幽夻舔了舔嘴唇,手中三叉戟重重的往地板上一杵,震得整个大殿震动,无数冰晶从空气中凝结出来。

    “问题是,这里的神魂结晶和血脉精华,用‘五’无法整除,而且每一块神魂结晶、每一份血脉精华,蕴藏的力量都有大有小,属性不一,强弱不同,精纯度也不一样,如何才能真正的公平分配呢?”

    炽巟虽然是蛮神一族的大块头,可是他可不蠢。

    分配战利品,必须公平、公道、公正、公开,他一丁点儿亏都不能吃,否则,他会用自己的大拳头教训一下某些人,什么叫做拳头下的‘绝对公平’!

    晶石大殿就好像菜场一样吵闹起来,五大神族的族人,无论地位高低,纷纷开始相互喷口水。

    三国战场上的事情,三国一统的勾当,他们暂时没心情搭理了。反正,最终获胜的是青丘神国,而且神明境的大能也战死了一万有余,这笔收获,足以暂时的满足他们贪婪的胃口。

    青丘神国,古兵司。

    偌大的古兵司被一层浓雾笼罩,雾气中,隐隐可以听到金属撞击声和机括急速运转的‘嗡嗡’声。

    透过雾气,可以看到整个古兵司的地面都在流动,一层层厚厚的金属壳在变幻形态,地下无数机括相互拼凑,压缩,一件件奇形怪状的生产线在极力的压缩自己的体积。

    大铁精准的控制着整个古兵司,那些外形巨大、技术含量不高、可以随意增添的大型附件被舍弃,那些巨大的熔炉,初级的金属矿石提炼器具等等,都被舍弃一旁。唯有那些高精尖的,专门制造巨神兵核心零部件的高端生产线,犹如活物一样蠕动着。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占地数千里的古兵司彻底变了模样,古兵司最紧要的核心制造区压缩成了一个长宽高都在十里左右的四四方方的金属疙瘩。

    虚空中,面容模糊的阴阳道人凭空而立,他身体一晃,身后一只黑白二气凝成的大手轻轻的向下一抓,古兵司精华所聚的金属疙瘩就被大手轻轻抓起,纳入了阴阳二气瓶中。

    “请!”阴阳道人向站在一旁的公羊氏族老,修为在胎藏境巅峰的公羊三德伸出了手。

    公羊三德咬咬牙,将一百个储量极大的空间戒递给了阴阳道人。

    每一枚空间戒中,都储藏了巨量的修炼资源,元晶、宝丹、各色珍稀的材料等等,其总量相当于公羊氏过去所有封地一百年的总产出。

    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换来的,是巫铁给公羊氏留下古兵司这个空壳子!

    这笔买卖,公羊氏是亏了的。

    但是这笔交易,不得不做……令狐青青怎可能,让巫铁掌控的古兵司继续盘踞在自家领地上?所以,只能付出一笔代价,请古兵司搬家了。

    古兵司,未来还是要交给公羊氏掌控的,这笔钱,只能是公羊氏来出。

    公羊三虑等公羊氏的高层,很不情愿支出这笔费用。但是没办法,令狐青青也不可能给这笔钱,公羊氏为了顺利掌握未来的青丘古兵司,他们也只能咬牙付账。

    给了这笔费用,巫铁卷走青丘古兵司内的核心区域,但是公羊氏也不算太吃亏。

    毕竟,还有一个更加高端的大魏古兵司等着他们去接收,想到这里,公羊氏上上下下满门老小的心情,才算是平衡了一些。

    阴阳道人卷走了古兵司的核心区域,将所有的附属器械,还有外围的防御体系留给了公羊氏。

    然后他一路疾行,进入了玉州领地。

    阴阳二气瓶喷出黑白灵光,在玉州的领地上大肆的搜刮。

    刚刚建好没多久的安王府,灵光一闪,卷走。

    玉州最有名的一些秀美山川,那些天生的绝美景致,灵光一闪,卷走。

    玉州境内,投靠了巫铁的各大豪门的祖宅,还有祖宅附近的那些山川美景,同样是灵光一闪,卷走。

    阴阳二气瓶的容量极大,区区几个州治的物件,装载得下。

    就算阴阳二气瓶塞满了,沧海道人就跟在阴阳道人身后,他的一百零八颗沧海珠容量巨大,每一颗沧海珠内都有一个成型的小世界,所有被巫铁惦记上的东西,都可以打包带走。

    一路洗荡,最后到了蕖州。

    蕖州幻云山,那些刚刚长出了无数脆嫩草药幼苗的山林,直接被沧海道人施展大神通一座山头一座三头的搬进了沧海珠中。

    巫家堡,还有幻云山上,巫铁的亲近下属们建造的城堡,也都被一座一座的搬走。

    整个幻云山,几乎都被沧海道人搬进了沧海珠中,然后沧海道人配合着阴阳道人,又一路向着巫铁安王府的其他封地州治横扫而去。

    他们搬迁的,是实体可见的物件。

    而五行道人私下里偷偷动手,则是搬迁那些寻常人见不到的东西。

    天地之间,地下灵脉多以五行属性的灵脉形式存在。五行道人掌控先天后天五行大道,对于五行地脉最是敏感不过。

    他一路在地下潜行,玉州、蕖州等等巫铁的封地,其地下的主要灵脉,被他直接用五行神光强行抽走。

    在五行道人的大神通下,这些庞大的灵脉化为一条条活灵活现的巨龙,怒吼咆哮着被纳入了五行神光。

    巨型灵脉,大型灵脉,中型灵脉……以及这些属性不同的灵脉伴生的各种珍稀矿产,五行道人全都没有放过,全都被他收取一空。

    巫铁原本的封地中,只有那些小型和微型的灵脉,以及一些还在孕育状态下的雏形灵脉,被五行道人高抬贵手放过了。有了这些小型和微型灵脉,巫铁原本的封地起码还能维持正常的产出,不至于一夜之间变成沙漠戈壁。

    尤其是姆大陆还在不断的滋生、扩张,不断有源源不断的力量补充进来。

    这些留下来的灵脉,还在不断的自我增长,自我加强,给他们数十万数百万年的时间,只要不被外力破坏,他们还能逐渐成长成中型、大型乃至巨型的灵脉。

    可见的山川河岳、城堡祖宅、风景名胜等等,都被阴阳道人、沧海道人收取。

    无形的灵脉矿藏,都被五行道人挪走。

    裴凤这个巫铁的内务大总管,则是统辖五行精灵和无敌军,征辟了领地中的所有运输舰船,还从青丘神国,以及原本的大魏领地上,借调了无数的运输舰船,迁徙领地内的子民。

    按照册封法令,巫铁领地上的所有子民,都是他的领民。

    巫铁如今从安王变成了巫王,封地从区区几州之地,变成了整个大武神国原本的疆域,他将这些州治中的领民强行搬迁去大武的地盘,没错,法理上完全讲得通。

    所以没人出面制止裴凤,任凭庞大的舰队铺天盖地的从巫铁领地出发,一路横跨小半个青丘神国的西南疆土,紧赶慢赶的开赴巫铁的封地。

    子民的迁徙,耗费了足足小半年的时间。

    裴凤搬空一个州治的子民,就有青丘户殿的官吏迅速进驻,接收、盘点巫铁留下来的地盘。

    毕竟,玉州啊、蕖州啊,巫铁原本占据的这些州治,都是前朝大晋神国开国老祖的龙兴之地,附近的百来个州治,最是肥沃不过,尤其玉州,那是肥的流油的地方。

    此次青丘神国大获全胜,一统三国,那些跟着令狐青青进入决斗战场的神明境老祖们,那些已经死了的,也就暂且不提。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老祖们,他们得有封赏啊!

    虽然有了大魏原本的疆土这么大一块大肥肉在,册封多少个新晋门阀都足够了,可是青丘神国的皇都是青丘城,玉州等近在咫尺的膏腴之地,依旧是人人眼红的好地盘。

    所以裴凤搬走一个州治的子民,户殿的官吏就立刻进驻,开始清查、盘点。

    然后,户殿的官员直接给令狐青青送了一份告状的折子。

    干净,太干净了,裴凤搬家,留下的州治比狗舔过的盘子还要干净。那些华丽雄壮,只要是出了名的风景名胜之地,全都被搬迁一空。

    那些有名的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修炼圣地等等,全都被搬迁一空。

    各处有名有姓的名楼、名塔、名园、名城等等,挖地三尺的被整个搬迁一空。

    那些药山、药田等等,不用说了,但凡值点钱的山头,都被搬走了。

    那普通的农田里,一粒谷子都没留下,全都被神通收割得干干净净。

    有户殿的官吏施展土行之术,进入地下勘测,玉州等州治的地下,空荡荡,光溜溜,那些珍稀的大型灵脉一条不剩,伴生的珍稀矿藏一丝不剩,全都被抽得干干净净。

    各大州治……

    嗯,良民百姓都被搬迁一空,普通的犯了小偷小摸的罪行的罪囚,也都被迁走了。

    各个州郡、城池的监狱中,只有那些犯了十恶不赦的重罪的人渣,全被留了下来。

    显然,裴凤不待见这些家伙,可不愿带走他们去污染巫铁的新领地,所以这些人渣,全都被留给了青丘神国。他们的案卷,就放在他们的牢门口,无论青丘神国接手的官吏对他们是杀还是放,都和裴凤没关系了。

    “这小娘儿,做得出啊。”青丘宫内,令狐青青拿着下面官吏递交上来的公文,瞠目结舌,作声不得。

    裴凤,她连巫铁领地上的那些珍禽异兽都给刮得干干净净。

    山林中的白虎、青狼、蛟龙、鸾凤等等,稍微有点价值的珍禽异兽,都被她派出的军队活捉后带走。就连那些羽毛华美的鹦鹉、画眉、喜鹊、锦鸡等等,也都被带走了。

    留下的,都是那些只会叽叽喳喳的麻雀,还有黑漆漆的乌鸦。

    “真亏了这裴家的小丫头,啧,她是怎么做到的?呵,呵呵,呵呵呵。”令狐青青除了干笑,似乎也不能做什么了。他只觉得牙疼,这事情,这裴凤,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真是……能当家、会过日子的狠女人……看看,看看,她连那些纯毛色的黑狗、黄狗都带走了,留下的都是一些花毛、白毛、杂毛的狗子……这是,看不上的,全留下了啊。”

    令狐青青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看在武王的浩然正气的份上,随她去吧。”

    公羊三虑站在一旁,没吭声。

    看在巫铁的浩然正气的份上?

    呵呵,如果不是巫铁手下有那么多投效的神明境老祖,什么浩然正气,还不是被你一声令下给剁了?

    不过,也好。走吧,走吧,反正是大武神国那等贫瘠荒芜之地,随他去吧。

    现在,公羊三虑要为了自家的利益,和令狐青青讨价还价了。

    巫铁都拿走了一个大武神国的封地,他公羊三虑不贪啊,大魏神国原本的疆土,给他公羊氏三成的疆土做封地,公羊三虑觉得,这是可以的。

    振作精神,公羊三虑要开始和令狐青青打擂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