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七百零四章 梼杌三祖

第七百零四章 梼杌三祖

 热门推荐:
    恶魔巢穴下方。

    这是一片极广袤的地下岩洞群,黑漆漆的石柱撑起了高高的岩石穹顶,夜光藤萝缠绕在巨大的石柱上,无数剧毒的小型蜥蜴快活的在藤蔓中穿梭着,发出‘嘶嘶’的声响。

    大群大群的血腥半龙人身披大武神国的制式甲胄,一如他们所有的近亲一般,脸色阴郁如死人的,静静的站在石柱下。

    “亏你们,能逃到这里。”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岩洞中扩散开,音量不大,却蕴藏了古怪的沉闷力道,震得整个岩洞都在‘嗡嗡’作响。

    身高三米左右,通体血色的血腥半龙人吐了吐长长的信子,‘嘶嘶’的笑了起来。

    作为梼杌一族的附庸部族中,战力排名第一的好战族群,血腥半龙人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如何揣摩自家主人的心意。

    他们从刚刚开口的大人的语气中,感受到了浓烈的恶意,所以他们碧绿色的眸子里就亮起了幽光,充满了恶意的目光犹如打量一头大肥猪的屠夫,上上下下扫过跪在岩洞中的数千男女。

    数千男女的衣衫装饰都颇为华丽,好些腰间的玉佩等物闪烁着淡淡的灵光,显然都是好东西。

    他们,来自地面世界。

    他们,是大武的皇族。

    血腥半龙人们的信子吐出老长老长,他们在这些健康、俊朗、生得或者英俊或者美貌的男女身上,感受到了地下世界的生灵不可能具有的,那种充满了太阳光的热量,充满了雨露的芬芳的奇异味道。

    沉醉,让人沉醉的味道。

    这数千男女,对这些血腥半龙人来说,绝对是无上的美味。

    如果尊贵的大人们允许,在场的十几万血腥半龙人,会在短短三个呼吸间,将这些男女吃干抹净。

    ‘滴答’声大作,好些年轻一些,忍耐力不怎么够的血腥半龙人嘴角流出了口水,落在了地面上。

    跪在地上的大武皇族子弟们,一个个蜷缩起了身体。

    曾经,他们也来恶魔巢穴轮战过,但是那时候,作为大武皇族,他们是战场的高级指挥官,他们麾下有百万雄师,有无数高手护卫。

    这些血腥半龙人,乃至他们的主子,梼杌一族的凶人们,只是任凭他们杀戮的地下邪魔罢了。

    可是现在。

    他们是丧家之犬,他们的国被人征服,他们的家被人侵占,他们的一切,都被强行剥夺。

    数以千万计的大武皇族中,他们这一支算得上嫡系的族人,天知道是哪位天才的提议,他们没有去巫铁给他们安排的安置点,而是偷偷摸摸的,一路潜逃,来到了恶魔巢穴,而且主动进入了地下。

    黑漆漆的石头上,端坐着十几个身披甲胄的梼杌氏族人。

    刚刚开口的,是一名光着头的魁伟壮汉。面部密布着十几条蜈蚣一样狰狞伤疤的壮汉‘咯咯’的笑着,双手抱在胸前,俯瞰着下方跪着的数千大武皇族。

    “啧,辛辛苦苦逃过来,不容易吧?一路吃了不少苦头吧?”

    光头大汉终于开口了:“不过,诸位妹子放心,到了这里,你们就安全了……咱们梼杌一族,没你们地面上的绫罗绸缎,没你们的锦衣玉食……但是,精壮的汉子要多少有多少。”

    十几个梼杌氏的年轻人同时爆笑开口,一个个带着血色的眸子里透出了一丝丝凶残狠戾,犹如野兽一般的凶光。

    “说真的,你们地面上的娘们儿,一个个水嫩嫩的让人浑身和着火一样,但是往年冲上去,很难抢到几个小娘儿……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而且,都是皇族?”

    光头大汉缓缓站起身来,龇牙咧嘴的笑着:“嘿嘿,说不得,老子现在就要试试大武皇族的小娘儿……哦,不,是你们大武皇族的公主们的滋味了。”

    用力揉搓着双手,光头大汉大声嚷嚷起来:“喂,你们当中,哪位小娘子的封爵最高?嘿嘿,自己站出来,老子保你以后只要伺候老子一个人就行。”

    “自己站出来,老子保你以后起码能吃饱穿暖,而且只要伺候我一个……要不然,等你们到来的消息传出去了,可不知道多少兄弟会火烧屁股一样的赶过来,到时候,你们……嘿嘿。”

    一名武家的青年哆嗦着站起身来,他张开双手,挡在了光头大汉面前。

    “梼杌卑,看在我们的交情份上……”

    光头大汉梼杌卑一拳轰在了武家青年的脸上,将他重重的击倒在地,然后高高的抬起脚,重重的朝着他的脑袋、胸膛乱踏了下去。骨折声不断响起,青年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没两下就被梼杌卑重伤。

    四周站着的血腥半龙人兴奋起来了,他们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大声的叫嚣着:“杀了他,杀了他……我要一条腿儿……那条胳膊给我!”

    好些血腥半龙人气喘吁吁的向梼杌卑的方向走了几步。

    如果不是因为梼杌氏的凶名震慑,这些血腥半龙人已经忍不住冲上去,将这武家青年彻底分食一空。

    从这青年体内流出来的,温暖的、散发出太阳芬芳的血液,就这么渗入了黑色的泥土中,真是浪费,太浪费了。

    “交情?我们有交情么?”

    梼杌卑放声大吼:“如果我们有交情,每次我们进攻地面,老子和你交易的时候,你压价压得很爽快嘛……他奶奶的,一千个水灵灵的巫家小娘儿,你们就给老子这么一小瓶星力精华?”

    梼杌卑冷哼了一声,他拔出一柄造型奇异的鬼头斧,一斧头将武家青年的左臂齐着肩膀剁了下来。

    抓起断臂,在武家青年歇斯底里的惨嗥声中,梼杌卑将这条手臂远远的丢了出去。

    远处立刻传来了殴斗声,大群血腥半龙人为了争夺这条手臂爆发了斗殴。

    梼杌卑摇摇头,朝着躺在地上抽搐的武家青年咧嘴一笑:“来,武?,你给我说,你带来的这么多小娘儿,哪个身份最尊贵?来,快点,告诉我,不然,我剁掉你的四条胳膊腿儿,然后把你拿去喂蚂蚁。”

    武?面孔扭曲的看着梼杌卑,下意识的扭头向人群中一名身穿淡金色长裙的艳丽少女望了过去。

    梼杌卑的眼睛骤然一亮,他丢下鬼头斧,大踏步的冲向那少女。

    后方黑色岩块上坐着的十几个梼杌氏青年同时动了,他们倾尽全力冲向那少女,最终十几个人重重撞在了一起。

    梼杌乃太古四凶之一,梼杌氏的血脉中混合了可怕的暴力因子。

    梼杌卑一声不吭的,一肘子将一名自家兄弟打得吐血倒地,然后另外五个梼杌氏青年同时出手,重重的击打在梼杌卑的身上,同样打得梼杌卑大口吐血。

    十几个梼杌氏负责统辖大军,坐镇恶魔巢穴出口的青年精英就在这里大打出手,他们个个强横,野蛮粗鲁,下手直指要害,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短短一盏茶时间,最终还是梼杌卑作为他们这一队人的首领,实力最强,最是心狠手辣。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梼杌卑击倒了自己所有的兄弟,摇摇摆摆的走到了那艳丽少女的面前,伸手抓向了她柔嫩纤长的脖颈:“嘿嘿,小娘儿,老子在后面,有个很大的洞窟。里面的兽皮床,又大又舒服……你可以挑几个姐妹一起,和老子好生的快活快活。”

    “嘿嘿,赶紧的,只要你伺候得老子舒坦了……老子还没正儿八经的娶亲呢,老子给族里的老家伙们说一声,就让你做老子的正妻。”

    “大武神国的公主,你是公主吧?你是有封号的公主吧?”梼杌卑一边吐血,一边紧张的询问艳丽少女:“嘿嘿,一个大武神国的公主,老子先斩后奏,睡了再说……你有资格做老子的正妻。”

    艳丽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行云流水般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梼杌卑的大手。

    十几名大武青年站起身来,一字儿排开挡在了梼杌卑的面前。

    四周血腥半龙人齐齐抽出兵器,同时低沉的呐喊一声,整齐划一的向前踏出了三步。他们气喘吁吁的盯着这些敢于反抗梼杌卑的大武青年,只待梼杌卑一声令下,就要冲上去将他们剁成肉馅。

    真正意义上的肉馅……而不仅仅是一个虚词。

    “你们,想死么?”梼杌卑笑看着那些身体有点哆嗦的大武青年,‘咯咯咯’的笑着:“你们,想死么?”

    “本宫大武神国風鸾公主,求见梼杌氏长者……”艳丽少女厉声喝道:“我大武巨变,梼杌一族,不想趁机有所动作么?”

    “若是任凭族中无知小儿辈折辱本宫,梼杌一族,是要自愿放弃这万载难逢的强大之机么?”風鸾公主鼓足法力,将声音远远传了出去。清越悠扬的声音一的在岩洞中折射,快速的传出了老远。

    “无知小儿辈?”梼杌卑嘶声怒吼:“小娘儿,你说老子,是无知小儿辈?”

    梼杌卑的眼珠瞬间充血,他厉声吼道:“老子要活活的……”

    一条越发魁梧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梼杌卑身边,一记铁拳轰在他的软肋上,就听一声雷暴,梼杌卑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被这一拳轰飞了老远,一头撞在了百丈外一根黑色石柱上,半截身躯都陷入了石柱中。

    “蠢货,你的确只是一个无知小儿辈。”出拳打飞梼杌卑的魁梧人影四平八稳的站在風鸾公主面前,冷声道:“除非等你们能够完美掌控自身的梼杌血脉,否则,你们这些小家伙……还真不能指望你们有什么用。”

    这是一尊身高两丈开外,气息雄浑,周身血腥煞气浓郁犹如实质的老人。

    老人的发式极其怪异,脑袋上刮得溜光,唯有天灵盖附近有巴掌大小的一块头发,认认真真的变成了三只小辫子,从脑后垂下来一直到了脚后跟处。

    细细的三条小辫子,末端系着三个拇指大小的黑色铃铛,有风从岩洞中吹了过来,小辫子晃荡着,黑色铃铛就‘叮叮’响着,发出摄人心魄的奇异声响。

    “好俊俏的小娘子。”老人目露奇光盯着風鸾公主:“老夫梼杌篡,那梼杌卑,是老夫百代以下的灰孙子……屁都不是的小家伙,小娘子你不要搭理他。”

    “嗯,老夫的老妻,多年前熬不过神劫,已经死了,身边正缺一个知情识趣的小娘子暖被窝。”梼杌篡大声笑道:“小娘子,老夫以为,你这水灵灵的小娘儿,正和老夫心意。你,意下如何?”

    風鸾公主的脸色骤然一僵。

    做出决定,逃离武国地面,投奔地下邪魔,借助地下邪魔之力报复巫铁……这一切,都是在風鸾公主的主导下完成。

    但是風鸾公主从未和地下土著打过交道。

    她听说过地下土著的可怕和残忍,但是她从未想过,梼杌篡怎么有脸皮说出这样的话来?

    “前辈……”風鸾公主有点忐忑。

    “叫郎君。”梼杌篡嬉皮笑脸的看着風鸾公主:“老夫相貌堂堂,精足血旺,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精力充沛,一夜可御-十-女,公主啊,你放心,老夫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妥妥帖帖的。”

    “嗯,从今以后,我梼杌氏和你大武皇族,就算是一家人了,毕竟公主你都嫁给了老夫不是?”

    “既然是一家人,你们从大武逃难出来,身上一定带了不少宝贝罢?嗯,公主身娇肉贵的,身份如此尊贵,嫁给老夫,这嫁妆太少了,你们好意思么?”

    梼杌篡用力的拍了拍手掌,大声笑道:“来,来,来,娃娃们,自己乖巧一些,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金银珠宝、灵丹妙药、元能晶石、神兵利器全部交出来!”

    ‘咚、咚’两声巨响,另外两条比梼杌篡更加魁梧的身影从高处重重落下,在地面上砸开了两个大坑。

    其中一人一拳将两个武家青年打倒在地,大踏步的朝着花容失色的風鸾公主冲了过去。

    “哪里这么多废话?打劫!听明白了么?打劫!”

    “劫财,也劫色……男人站左边,女人站右边……没个-卵-用的糟老头子站中间。”

    “男人贬成奴隶,女人-陪老子们睡觉快活,糟老头子剁碎了喂战兽……”

    “打劫了,心里有点数啊……不要反抗,反抗就死!”

    風鸾公主想要反抗,一记重拳轰在了她的肚皮上,打得她犹如龙虾一样蜷缩起来,身不由己的倒地抽搐。

    “小娘儿,欠收拾……不过没关系,多整几次就乖巧了。”

    “嘿,来个带气的,给老子们好生说说,地面上如今是怎么回事……说得清楚明白,可以活。说不清楚,剁碎了喂战兽。”

    “心里有点数啊,你们现在,是我梼杌氏的奴隶了。”

    “你们大武也习惯蓄奴,你们应该知道,奴隶该做什么吧?”

    岩洞中,哭喊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