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宁死不屈

第七百九十二章 宁死不屈

 热门推荐:
    燧都,一面血色大旗从风熵的王府正门飞出。

    偌大燧都,顿时震动。

    殷王风熵,天资卓绝,武毅英烈,乃国之栋梁。当今燧朝神皇,特赐血云战旗一面,可督四边战兵,更有百万禁军归血云战旗直辖。

    血云战旗平日里供在殷王府的战堂之上,轻易不动。

    千年以来,血云战旗出动十八次,每次都是四边烽火连天,杀得尸山血海,无数妖魔鬼怪陨落,无数燧朝战士尸骸堆成了小山。

    这一次,没有听闻四边有大战爆发,但是血云战旗,居然动了。

    燧朝城外,一百万归属血云战旗直辖的禁军精锐闻风而动,一条条百丈长短,飞行速度快如流光的精悍战舰冲天而起,喷出大片血光,化为一片滔天的血云,追随着血云战旗朝西方疾驰。

    燧朝皇宫中,一声一声低沉的钟鸣声响起。

    燧朝神皇下令,召集文武百官。

    不时有一道道神光四射的人影凭空在皇宫上空出现,然后化为一道流光落入宫中。

    这是燧朝各州的州主,各国的国君,他们都修炼了某种分身显化的神通,平日里都有一具分身坐镇燧都。听得钟声,他们纷纷赶来。

    血云战旗带着百万禁军浩浩荡荡向西方疾驰。

    这些禁军,是燧朝最强横的精锐,普通士卒,尽为‘劣神’;十人队长,尽为‘人神’;百人队长,尽是‘地神’;千人队长,尽是‘天神’;而十位万人大将,连同他们的副将等,尽是‘王神’。

    无论‘劣神’、‘人神’、‘地神’、‘天神’、‘王神’,全都是神明境五重天以上的修为。

    燧都百姓正在为殷王府突然出征一事议论纷纷,东边一片五彩佛光翻卷而来,一只硕大的黄金右掌悬浮在空中,上面托举着整整十万名身披僧衣,头皮溜光,通体散发出夺目光霞的红莲寺僧众。

    这只方圆数十里大小,厚重异常的黄金右掌径直从燧都上空划过,迅速和在郊外列阵的禁军汇合。

    风熵站在一条长达千丈的旗舰之巅,朝着燧都的方向抱拳行礼“还请父皇助阵。”

    已然入夜,天空浓云密布,半边月亮有气无力的挂在天边,天空不见一颗星辰。

    如此压抑、阴沉的天空突然被一片夺目的神光照亮,一道厚重、古朴的钟影从燧朝皇宫中冲天而起。这口大钟造型浑厚,通体上下,雕刻了无数日月星辰、飞龙彩凤之形,钟口内不断喷出大片五彩云烟,祥光瑞气照耀周天。

    大钟一晃,就从燧都上空飞到了风熵等人头顶。

    大钟内五彩霞光喷出,将百万禁军、十万和尚一口吞了下去。随后燧朝皇宫方向,一道犹如长江大河一般绵绵不绝的神力冲天飞出,‘轰’的一声撞进了大钟中。

    大钟微微倾斜,钟口锁定了西方遥远的天际某处,然后钟身微微震荡,‘轰’的一声巨响惊天动地,震得燧都附近的山峰都崩塌了数万座。

    钟口内,一道神光呼啸着飞出,顷刻间冲到了天边,消失得无影无踪。

    燧朝皇宫内,数万文武重臣浑身汗流浃背,体内神力几乎消耗一空。燧朝神皇下令,有宫女内侍端来了一盘盘光焰夺目的大道宝丹,赐给了众多臣子服下,为他们恢复法力和体力。

    那口巨钟缓缓飞回,最终化为巴掌大小,落入了燧朝神皇的手中,被他随手收进了袖子里。

    一名面容极其古拙,脸上皱纹一层层的,足以夹死数十只苍蝇的老臣慢悠悠的从班列中走出,朝着燧朝人皇点点头,算是行礼过了。

    “陛下,何事如此大动干戈?哎,可怜老臣这老腰,可经不起这么折腾了。看这距离……啧,这次殷王殿下被送去的地方,可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太远了,太远了,那边,有何物事值得这般大举出动?”

    燧朝神皇已经在这宝座上坐了三万多年,他的寿数也是极长,但是他保养得极好,白净的方脸上不见丝毫皱纹,五条细细的长须垂下有三尺多长,显得极有威严、极其雍容。

    听了老臣的话,燧朝神皇微微一笑,从面前的丹盘中拈起一颗通体红光闪烁的大道宝丹,犹如吃糖果一样,随意放进了嘴里。

    “老司空,那边,的确有些发现……嗯,朕不信你们不知道?”

    满朝文武大臣,大概有百分之一真正站在燧朝顶尖位置的重臣眸子同时一亮。这样的顶级重臣,也就是数百人的样子,他们目光飞旋,在大殿内扫了一眼,顿时就知道自己得到的消息是真的。

    燧朝神皇将大殿内众人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他微微颔首,淡然道“是,在极西大洋中,发现了一块崭新的陆块,虽然只有本朝所在这陆块的百分之一不到的大小,但是其上人烟繁茂,子民数量,最少是我燧朝的百倍!”

    手指轻轻敲击面前的长案,嘴里喷出一丝丝红色的神光,燧朝神皇悠然道“众卿可知,那陆块上,单单‘纯正纯粹’的‘人类苗裔’,就是我燧朝子民的百倍以上,最少百倍以上。”

    “在那陆块的地下,还有更多的‘人族异类’存在。他们的数量,更加庞大,更加不可思议……”

    几个看上去垂垂老矣,周身都透着一股子垂暮之气的老臣同时从班列中抢出一步,厉声喝道“陛下,此地,当归我燧朝所有。”

    燧朝神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所以,老二已经主动请缨,统辖大军去征服去了。”

    眯着眼,燧朝神皇悠然道“那地人丁极盛,但是实力极弱……听闻那一地的军队中,重楼境的士卒,都算的是精锐;普通将校,只是命池境的修为;区区胎藏境,就能在他们军中充当一方大将……至于说,依靠他们那些不入流的功法……”

    摇头讥笑,燧朝神皇懒然道“些许劣神、人神、地神,就称宗道祖……实在可笑。”

    燧朝的满朝文武顿时大笑起来。

    劣神?

    在燧朝只能为吏,在禁军,只是最底层的士卒。

    人神?

    在燧朝只能为县令,在禁军,也只是最基层的军官。

    地神?

    地神有点意思,能够做一郡之主,在禁军,算是骨干将校吧?

    可是燧朝有多少州治,多少郡县?

    即将被燧朝征服的那一地,人神、地神都能成为一方祖宗……嚇!

    “殷王殿下,定然是马到功成的了。”一名面容高大,头顶有一丝丝文采之气直透天灵,在他头顶隐隐幻化为一支精致的狼毫细笔的臣子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二皇子又将为我燧朝开疆拓土,建立不世功勋!”

    燧朝神皇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正要说话,大殿外,风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他直接一个踉跄,从门槛外摔进了门槛内,然后扑倒在地,就是一阵放声大哭“父皇,父皇,你要为儿臣做主啊……”

    “老二他实在是太过无耻,太过无耻……儿臣处处容忍,处处避让,想不到他得寸进尺,要踩着儿臣师兄弟们的尸骸,抢夺本属于儿臣我的功劳!”

    “儿臣不服,不服啊……分明是我白莲宫的师兄弟,为了燧朝在抛头颅、洒热血,为何最终获利的,是他风熵?父皇,父皇,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他风熵,太猖狂,太猖獗了!”

    风戎跪在地上,‘咚咚咚’就是数十个响头磕了下去。

    皇宫的地面布置了极其厉害的禁制,饶是风戎同样是‘王神’修为,而且也修炼了极其了不得的炼体功法,一身钢筋铁骨堪称万劫难伤,但是他用力过猛,依旧磕得头破血流,鲜血染红了大片地砖。

    燧朝神皇正洋洋得意,猛不丁的见到风戎如此做派,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成何体统,起身说话……什么叫做老二抢了你的功劳?”

    “嗯?什么又叫做……叫做他踏着白莲宫弟子的尸骸,抢夺你的功劳?”

    燧朝神皇已经开始头痛了。

    做了三万五千多年的神皇,什么宫斗没见识过?什么诡计没经历过?满朝文武,后宫后妃,还有自己亲生的这群小王八蛋,他们的屁股动一下,他就知道他们是要放屁还是要出恭了。

    一看到风戎这等如丧考妣的哭天喊地,还直接扯出了白莲宫的大旗,燧朝神皇顿时知道,好吧,白莲宫又和红莲寺对上了!

    “就不能让朕舒舒坦坦的,将这最后百年不到的时间,舒舒服服的熬过去么?”

    “朕若是能够在退位之前,为我燧朝开疆拓土,补上我燧朝‘人皇大道’的缺口,未来本朝的史书上,朕的那一片传记,可就有得说到了,甚至和太祖并列,也不为过啊!”

    “抢什么呢?争什么呢?整天敲锣打鼓,整天敲锣打鼓,就不能给朕安静一下么?”

    “红莲寺的死秃子,白莲宫的小白脸……你们怎么不相互捅刀子,直接弄死对方?”

    当然,心里话是实在不能这么说出口的。

    燧朝神皇极其威严的站起身来,朝着跪在地上不依不饶的风戎指了一指“站起来说话,只要你说得有理有据,朕给你做主就是……当然,你若是敢胡乱攀诬自家兄弟,休要怪朕重重处罚你这个没有大哥模样的大皇子!”

    风戎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将白素心教他的那一番话说了出来。

    “父皇,真凭实据在此……是儿臣赶在老二之前,已经对那武国出手了。儿臣正在为本朝开疆拓土……老二他横插一刀,这算什么?”

    “就算是和四边敌国作战,也从没有一条战线上同时安排两位皇子的先例……儿臣的师兄弟们既然正在苦战,老二就不该乱插手!”

    风戎理直气壮的看着自家父皇“父皇,儿臣知道老二他一贯蛮横,一贯强势,喜大好功,交横跋扈……可是这次,他真的是太过分了。”

    “儿臣的师兄弟们,还在那边浴血奋战哪!”

    燧朝神皇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且慢,风戎啊,按照朕得到的情报,那边武国,极其孱弱?何来浴血奋战一说?”

    风戎‘惊愕’的看着燧朝神皇“父皇,你不知道么?星斗殿中,已经有大片星光粉碎……那武国,可没有看上去那般弱小。”

    星斗殿是什么所在?

    大殿上的燧朝臣子们都知道。

    星斗殿中有大片星光粉碎,那就证明,有白莲宫的弟子陨落了。

    数百名周身文气凛然的重臣同时走出班列,无比严肃的看着风戎。这些重臣,都出身白莲宫,是白莲宫一脉弟子,尤其是他们的子孙后辈中,也有无数优秀子弟,正在白莲宫内修行。

    “大殿下,陨落的……不,白莲宫派去西边武国的,究竟有谁?”

    名列燧朝五官之列的燧朝当今司徒,眯着眼,肃然询问风戎。

    风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当代的文曲、武曲,带着天下行走之白鹿、白鹤、白鹮,还有龙门堂潜龙院的一百多位潜龙。”

    大殿上,无数文武臣子齐声惊呼,更有数十名服饰极其华丽的国主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龙门堂,取鲤鱼跃龙门之意,是白莲宫真传弟子的潜修之地;而潜龙院,更是真传弟子中天资最佳的那一部分精英的居所。

    如今白莲宫内,能够进入龙门堂的,九成九都是豪门子弟;能够跻身潜龙院的,九成弟子身后都有一个国主之家撑着。从班列中抢出来的这些国主,都是自家有嫡系子弟在潜龙院潜修的。

    朝堂上,顿时乱成了一团。

    所有人都在咆哮怒吼,一个是询问风戎如今的伤亡状况;二个呢,有十几个脾气不好,出身皇族近支,同时辈分尊贵的国主,抓住风戎就要和他撕扯——为什么将自家子孙送去那等危险的所在?

    风熵出征,风戎告状。

    燧朝正因为这两位皇子,而变得一团乱的时候,五彩祥云上,白文、白武同时看向了巫铁,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决绝之意。

    “武王……我们岂能让你那等暴虐手段,用在我白莲宫弟子身上?”

    “杀身成仁,正当其时……我等舍生取义,未来白莲宫点星录上,定然有我等名字。”

    白文、白武已经被禁锢了全部法力,但是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做到的,他们的眉心突然一亮,两团拳头大小的白色莲花喷出,莲蕊中数十道白色剑气喷薄而出,‘唰’的一下刺透了在场所有白莲宫弟子的头颅。

    事情发生得太快,巫铁也好,站在一旁的巫金也好,没有一人能够反应过来。

    百来位白莲宫的精英弟子,尤其是当代的文曲、武曲,于此全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