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娲族的传承(2)

第八百一十二章 娲族的传承(2)

 热门推荐:
    国之大事,在戎与祀。

    开天辟地之后,人族诞生之初,蛮荒大地上,危机四伏。

    羲皇、娲皇,作为人族最初的两大‘圣人’级的存在,传下了人族的生存之道。

    羲族,戎。

    娲族,祀。

    戎者,抵御外敌,击杀猎物,如一头猛兽的爪牙,时不时的亮一下,以此震慑敌人。

    祀者,发展文明,守护传承,是一个族群的大脑,深藏于皮肉之中,只为苗裔不绝。

    娲族的传承之道,就是,‘以人族之道理、补天道之不足’。

    天地大道,运转自有其规律。

    如水往低处流,如四季的瓜果生长,如飞禽走兽的自我繁衍等等。

    而人之道,则是在天地大道之中,别开一番机枢。

    水往低处流,我偏偏要借用各种工具和沟渠,让水往高处流,让低处的水,去灌溉高处的农田。

    四季的瓜果生长自有规律,瓜果品种自有别类,瓜果的生长地域也有其自然规律。而人族之道,则是让瓜果能够在四季开花结果,通过嫁接得到更优良的品种,让只在南方生长的瓜果,在北方也能吐露芬芳。

    飞禽走兽,在山林草原之中自由繁衍。而人族却能挑选容易驯养的飞禽走兽,让它们适应和人族共居的生存模式,让它们更改繁衍天性、生长规律,为人族提供更多的蛋、肉、奶、皮。

    开渠,挖井,筑城,锻造……

    这些人类后天修成的知识和技能,能改天换日,能战天斗地,能够让整个乾坤宇宙,都焕发出新的光彩、变成新的模样。

    人族之大道,在太古之时,在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发挥出了极其辉煌的光彩。

    甚至在人族最为势弱的一段时间,那时候的人族陷入了‘末法’时代,人人孱弱如绵羊,寿命也不过百年之时,人族的知识,依旧爆发出了可怖的威能。

    诸如‘老铁’这般的巨神兵的原始雏形,就是在人族的‘末法’时代出现,进而衍变成了老铁这等可怕的存在,拥有了正面对抗神灵的力量。

    娲族的传承,就是知识的传承,就是人族繁衍之道,就是人族‘补天’之道,就是人族‘换天’之道的传承。

    羲族,戎。

    故而羲族的族人,紧紧的抱团住在一起,犹如一个紧握的拳头,随时可以挥出去打人。

    娲族,祀。

    所以,娲族的族人分散四方。在娲族的神魂空间中,她们聚成一团足以焚毁万物的火焰;在无边的姆大陆上,她们分散成了无数细小的火星。

    多么可怕的敌人,都不可能同时熄灭这么多的小小的火星。

    只要有一颗火星存在,那么娲族的传承就永不会断绝,就能源源不断的复燃,发光,照亮偌大的人族。

    一颗鸡蛋大小,通体润洁如玉,散发出五彩神光的石头凭空从娲皇雕像中飞出,这颗五彩神石缓缓的飞向娲姆,然后融入了她的眉心。

    一众娲谷的长老们见到了这块五彩神石,感受着其中浩瀚、庞大的力量,她们无不激动得浑身直哆嗦,更有大半长老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

    五彩神石,又被称之为补天神石。

    其来历,毋庸多言,但凡稍有传承的人族部落,都知道五彩神石的传说。

    在娲族内部,五彩神石就犹如一个神国的传国玉玺,代表了正统,代表了权威,代表了娲族无穷无尽的知识传承,更代表了娲族独特的力量。

    娲姆的气息骤然爆发。

    一圈圈恐怖的力量波动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和巫铁修炼得到的力量不同,巫铁的力量强大而狂暴,风雨雷霆、飓风海啸、地震火山、天崩地裂等等,那等‘天地大道’带来的神通术法,属于‘戎’的一类。

    那种力量,多为毁灭而生,多为战斗而生。

    而娲姆身后,大片灵光浮现,里面有诸般盘古遗族的子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场景,有无数部族繁衍儿女、祭祀天地的场景……他们耕种、渔牧、狩猎、采摘,他们筑城、挖井、开河、锻造,他们读书、识字、炼药、造纸……

    ‘人之道’,并非单一的战斗和毁灭。

    ‘人之道’,其核心是‘生存’!

    这是铭刻在人族血脉中,最为紧要的、最为柔韧、也是最为强大的信念。

    无论面对天空还是大地,无论面对地震还是海啸,无论面对陨石还是火山,无论面对野兽还是神灵……人族总有一个坚定的,不容磨灭的信念,那就是生存下去。

    娲姆身上有五彩光点喷出。

    光点融入四周的娲谷长老们的身体,她们的气息也在不断提升,她们也开始接受无穷无尽的知识。

    ‘生存’……多么简单,却又多么艰难的两个字。

    为了生存,人族的先祖不惜向姆大陆自身繁衍的原始天神开战,不惜一战粉碎了整个姆大陆。

    为了生存,人族的先祖又在‘末法时代’之后,以无上力量和毅力,将姆大陆的碎片从虚空中一块一块的寻回,重新拼合成完整的姆大陆。

    为了生存……

    无数光怪陆离,比神话传说更加匪夷所思的画面在娲姆和一众娲谷长老的脑海中浮现。

    娲姆紧紧的咬着牙,一边承受着突飞猛进的修为,一边承受着脑海中不可思议的知识。

    “娲姆,你的这个部落,我们琢磨了一下,从今以后,你们部落就叫做‘薪’,薪火传承的‘薪’……娲薪部落……我们希望……我们的希望,你能明白么?”

    娲姆向着娲皇雕像深深的跪拜了下去,一奇异的、强大的能量不断从她体内向外扩散。

    她沉声道:“我能明白,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儿巫铁,能够知晓一部分他应该知晓的真实。”

    娲皇雕像中,那个苍老而柔和的声音缓缓响起。

    “以他的所作所为,他有资格知道一部分真实……希望,他能作出正确的抉择,能够抵挡他即将承受的命运。”

    “羲族的卜算,我们的复算,都看到了一片血海笼罩整个人族。”

    “我们希望……我们希望……这一次,我人族,依旧能够顽强的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