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八百一十六章 诛戮陷绝

第八百一十六章 诛戮陷绝

 热门推荐:
    伏羲神都。

    风戎依旧在肆虐……只是,他肆虐的地方和方式,换了。

    四凶家族从自家搜罗了好些花枝招展的族女,毕恭毕敬的献给了风戎。于是乎,风戎的天性爆发,他让自己的几个贴身老太监去城门楼子上接受投名状,自己则是蹲在宫城中,整日里胡天胡帝。

    云团中,巫铁已经接收了娲姆传来的全部信息。

    娲族的秘术,比起天地大道中的那些杀伐之术要玄妙得多,其中多跟‘气运’、‘功德’等寻常人感受不到、飘渺不可测的力量有关。

    巫铁默默的运起了娲族秘传的‘祈天术’。

    一层浓郁的五彩神光从巫铁眉心法眼中喷出,瞬间化为一圈圈五彩光圈将他笼罩在内。

    巫铁抬头向自己的头顶望去,然后,他吓得一个哆嗦。

    在他头顶,居然有千亩大小的一片紫气金云,犹如一朵天生的罗盖,一重重的悬浮在他头顶。这罗盖放出一丝丝亮晶晶的玄黄之气倒卷而下,将巫铁整个笼罩在内。

    巫铁不由得有点沾沾自喜。

    “想不到,我巫铁,居然积攒了这么多的功德,还有这么多的万民念力寄托在内。啧,其实这些年,我也没做什么太多的事情,怎么就有了这么多功德呢?”

    按照娲族‘祈天术’内的记载,寻常所谓的十世善人,积攒十世功德,轮转着做好事,大概能积攒三尺黄云。

    十世善人之余,还要起码做过一次普济黎民,一次救活百万人生命的大善事,三尺黄云中,才能有一丝紫气。

    而巫铁头顶紫气金云有千亩大小,那金云光焰夺目,又是黄云的晋级产物。那紫气翻滚如龙,重重叠叠绵绵不绝,若是按照一丝紫气就是百万生灵的性命来计算,巫铁积攒的善功,只能以‘功德无量’来形容。

    “啧,我还真不知道,我居然,做了这么多好事。”巫铁笑得嘴巴都歪了。

    他却没有想过,他一统三国,彻底结束了三国乱战的局面,这就拯救了多少黎民,多少士卒?

    他更是结束了三国和地下世界的征战,按照过去每隔数年,伏羲神国和三国全面开战时的死伤率,他这又救活了多少人?

    北方雪原蛮族南侵,这些雪原蛮族不积善功,专事屠戮,穷凶极恶至极。

    所谓惩恶就是扬善,巫铁将雪原蛮族,尤其是那些玄冥老祖诛杀殆尽,这善功非同小可。

    更不要说,巫铁截取了战死的诸多神明境高手的神魂,没有将那些神魂结晶送给幽若等神灵。这事情看似普通寻常,实际上,在姆大陆的天地意志中,这更是无上功德。

    林林种种的事情加起来,巫铁头顶有千亩紫气金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巫铁深吸一口气,‘祈天术’全力发动。

    头顶的紫气金云化为一丝丝的紫金色流光,不断注入巫铁的天灵。在巫铁庞大的神胎后方,那一株奇异的莲藕无风自动,丝丝缕缕的紫金色流光分成三缕,注入了三朵莲花苞中。

    一朵花苞中,巫铁投入了巨量的材料,更有夫差剑、圣剑残片、白鹿的剑胆等宝物注入其中。

    一朵花苞中,就是巫铁如今手头上威能最大的先天灵宝太初冕。

    一朵花苞中,就是巫铁凝聚的造化玉碟的投影,它自行占据了最后一个花苞,正在其中酝酿着奇妙的,巫铁都无法窥视的变化。

    随着紫金流光的不断注入,三朵莲花苞轻轻的摇晃着,一股股磅礴的造化之机从花骨朵中不断涌出。环绕三朵莲花苞的三千大莲叶、八万四千小莲叶光焰大盛,一道道大道道纹在莲叶上浮现,一丝丝、一缕缕,都犹如五彩神金浇铸而成。

    ‘啪,啪啪,啪啪啪’!

    一片片莲叶不断脱落,化为丝丝缕缕的霞光融入巫铁的神胎。

    巫铁神胎缩小的速度迅速加快,万多丈的神胎化为大片光霞,不断的融入神躯。

    巫铁只觉心境一片通明,以消耗自身积攒的功德为代价,巫铁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他感觉自己变得无所不能、无所不知。

    身后霞光中,一条条奇异的螺旋流光缓慢的分解开来,各种奇异的大道法则被巫铁吸收,明悟。那些怪异的道纹,不断的烙印在他的神胎上,融入他的身躯中。

    第一朵花苞中,一缕缕森严、极端、让人莫名毛骨悚然的杀戮剑意犹如粘稠的冰川,缓慢的渗了出来。这股冰冷无情、刻骨冷酷的剑意充盈巫铁全身,巫铁也只觉得头皮发麻,神胎、身躯同时冻结,整个人彻底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和联系。

    ‘嗤嗤’声中,剑意缓慢的切开了巫铁的身躯。

    切开了他的皮,他的肉,他的骨,他的血,他的五脏六腑,骨髓大脑……

    他的每一个细胞都被切成了十万八千片,他灰蒙蒙好似一片混沌的身躯亮起。他的身体,似乎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一小片混沌,就要被劈开、破开、爆开。

    他将化为乌有。

    从他的身躯中,或许会滋生出某些奇异的存在。

    但是他被劈开,破开,爆开的那一瞬间,巫铁也就彻底荡然无存,甚至他在这世上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包括他留在其他人心中的记忆,也都会被彻底抹去。

    一丝丝紫金流光不断融入身躯,这股灭绝苍生、屠戮万族的绝望剑意几乎将巫铁瞬间抹杀,但是因为这些功德的注入,巫铁从湮灭的边缘硬生生被拉了回来。

    功德之力柔和的浸润巫铁的身体,浸润他的神胎。

    一丝丝金光紫气在全身缓缓流荡,巫铁好似从噩梦中突然惊醒,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然后苏醒了过来。

    “这不是世间应有的剑意……”

    巫铁浑身哆嗦着,他这辈子,从未感受到如此的恐惧,如此的绝望。

    那种生死不受掌控,随时可能湮灭的绝大恐怖,在那一瞬间,他好似被封进了一口狭窄、冰冷、密不透风的棺材,然后被丢进了深不可测的黑洞。

    彻底毁灭,绝无复生的机会。

    无数冷汗从毛孔内渗出,瞬间冷汗湿透了衣衫。

    “这,绝对不是世间应有的……绝对不是生灵能够凝聚和感悟的剑意!”

    巫铁浑身都在哆嗦,皮肤表面甚至结出了薄薄的冰片。如果不是这股剑意是被巫铁的功德之力催生,如果不是这道剑意源自巫铁精气神孕养出来的莲花苞,如果不是这道剑意已经无意中和巫铁融为一体……

    巫铁稍稍碰触这股剑意,他已经彻底烟消云散。

    这是正常世界,正常生灵,绝对不可能掌握的杀戮剑意。纯粹为了毁灭,为了杀戮而生,是天地间一切毁灭、死亡、杀戮、诛绝的集大成者。

    或许,只有那太古神话中传说中的‘圣人’,那种高高在上,已经超脱万物,完全不属于生灵范畴的恐怖存在,才能自如的参悟、掌控这样恐怖的剑意。

    “圣剑残片……该死的清风,你居然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到处乱跑,还把它输给了我。”

    巫铁低声的叫骂着,然后,他‘呵呵’的傻笑起来。

    “可是,这等可怕的存在……这么让人绝望的存在……真好,真好,所幸是一片残片,所幸只有这么一点点残片。如果稍微再大一点,怕是我就真的烟消云散,无量功德也救不了我。”

    巫铁睁开眼,深深的望了一眼伏羲神都的方向,他和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身躯一晃,同时破开虚空挪移离开。

    巫铁对伏羲神都附近的地形那是熟门熟路,当年他可无数次带领大军在这附近出入过。更不要说,巫铁当年的封国还在这附近呢。

    当年,巫铁离开最初的封国,前往武国的时候,将自家的封地搜刮得干干净净、一毛不剩。但是巫铁知道,在自己最初的‘安国’封地周边,还有几个州,是有好东西的。

    那时候,巫铁拉不下脸皮跑去别人的封地上捣乱,所以那些州治的资源他根本没动过。

    现在么……可顾不得面子上的功夫了。

    太初冕很安分,玉碟也很平静,唯独第一朵莲花苞中,那一股可怕的剑意在明确的告诉巫铁他将进行第一步的孕化,他即将成型,但是他……很饥饿。

    犹如一条即将出世的恶龙。

    要么给他足够的食物,要么,他不介意在巫铁身上多啃几口。

    反正,对那股剑意如今的本体来说,巫铁的血肉更符合他的胃口。巫铁这具身躯,耗费了多少珍稀资源啊?不说别的,就说他那一身近乎坚不可摧的混沌骨,就吞噬了多少珍贵资源?

    以三国的普通封国来举例,巫铁身上随便一根骨头,都‘富可敌国’!

    一根普普通通的‘巫铁之骨’,换一个封国的资源,那是绰绰有余的。

    巫铁火速赶到了‘铁州’。

    这是伏羲神都附近的一个‘中等州’,经济不发达,人烟不稠密,但是州中多巨富。

    ‘铁州’,顾名思义,整个州的地盘上,都是各种珍稀的、常见的金属矿,在‘铁州’,你随意挖挖,根本找不出一块普通的泥土,地下全部是各色金属矿石。

    巫铁、沧海道人、五行道人犹如三台巨型收割机,相隔数千里,一字儿排开横扫而过。

    五色神光翻滚,漫天浪潮怒卷,阴阳二气盘旋,三人所过之处,‘铁州’凭空‘天高三百里’!

    三人硬生生的,将沿途所过之处的地面挖开了三百里深,所有的金属矿石,全部被他们抽空。

    一条条金属矿石形成的巨龙呼啸着朝着巫铁飞来,巫铁头顶一个巨大的漩涡翻滚,将所有金属矿石吞了下去,一朵小小的莲花苞虚影悬浮在漩涡下方,所有矿石注入了莲花苞中,只进不出,没有一点残渣喷出。

    巫铁的功德之力在急速消耗。

    莲花苞中正在孕育的奇物,正在吞噬巫铁的功德之力。

    这奇物,极凶、极恶,寻常人根本无法承受。哪怕这莲花苞是巫铁的精气神灌注、孕育而成,几乎等同巫铁的分身,可是这奇物太凶了,他凭借本能孕化,巫铁根本无法承受他的本源剑意。

    所以,只能以功德之力调和。

    用温暖、宏大、蕴藏无穷玄妙的功德之力调和杀意,让这股剑意逐渐的和巫铁融为一体。

    这是超出了正常天地大道,完全摆脱了天地掌控,超出一切规则之外的杀戮剑意……没有功德之力的调和,以巫铁如今的区区修为,沾一点就死、碰一下就亡,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功德之力在疯狂消耗,采集的矿石在疯狂消耗,巫铁的法力、精血也在疯狂消耗。

    莲花苞中孕育的那奇物简直就是无底黑洞,哪怕巫铁已经在疯狂掠夺‘铁州’的矿产满足他的胃口,他依旧在吞噬巫铁的精血和神魂。

    眼看着巫铁干瘪了下去,一刻钟后,他就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架子。

    巫铁深吸了一口气,取出了他一直不愿意使用的,来自那些被杀死的神明境高手的血脉精华!

    这些血脉精华,就是磅礴无比、精纯无比的精血能量。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巫铁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一份份血脉精华直接注入莲花苞中,莲花苞内那孕育的奇物欢天喜地的吞噬着这磅礴的精华。

    一份,两份……

    一百份,两百份……

    一千份,两千份……

    当巫铁手中的所有神魂结晶彻底燃烧殆尽,当巫铁手中的所有血脉精华都被吞噬一空,那第一朵莲花苞中,一声低沉的剑鸣声缓缓响起。

    低沉,沙哑,宛如生锈了无数年的长剑被人硬生生的从满是锈迹的剑鞘中拔出。

    下一瞬间,一声高亢的剑鸣冲天而起。

    ‘噗嗤’声中,沧海道人、五行道人距离巫铁最近,两人浑身上下,突然密布了数百条极细的、深可见骨的剑痕。两人浑身喷血,犹如破烂的肉口袋一样从空中坠落,差点就被剑鸣声中的无铸剑意搅成粉碎。

    如果不是巫铁反应及时,控制得力,这一声剑鸣,就已经将他的两具三尸分身彻底抹杀。

    如此凶悍绝伦。

    如此凶厉暴虐。

    巫铁只觉浑身一阵阵的刺痛,这剑鸣声攻击的目标不是他,但是剑鸣声直接从他体内传来,他的身躯依旧不可控制的受到了连带伤害。

    第一朵莲花苞,粉碎。

    一抹黑漆漆的剑芒从莲花苞中喷薄而出,被巫铁一手握在手中。

    这是一口造型古拙的长剑,通体漆黑,没有半点花纹修饰,唯有剑身靠近剑锷处,有天生的四个古拙、森严的太古篆字。

    “诛戮陷绝?”巫铁喃喃念出那四个字:“那圣剑残片,真是那传说中的无上杀戮至宝的碎片?”

    远处,一支三条百丈战舰为首,其他百来条三国制式战舰组成的小舰队朝着这边急速飞来。

    一名燧朝禁军千夫长站在正中一条战舰船头,朝着巫铁厉声呵斥:“什么人?跪地,投降,否则,杀无赦!”

    巫铁手中黑漆漆的长剑骤然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