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天录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打清醒

第八百三十四章 打清醒

 热门推荐:
    风熵拳头来得快,老铁的长枪去得更快。

    一道水火神光闪过,决绝霸道的枪势直冲出去,军城内,无数巨神兵眸子里猩红色的幽光骤然大盛,他们整齐划一的,同时举起手中长戈,无数条金属手臂震荡空气,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沙场点兵,煞气盈空。

    老铁一枪刺出,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好似有百万残兵豁出去性命,浴血联手冲杀的悲壮气势。

    枪尖命中风熵的拳头,只听一声巨响,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虚空被撕裂了无数的细小裂痕,黑色的裂痕中,一道道可怖的空间乱流呼啸而出。

    风熵的拳头上,无数裂痕从拳背顺着胳膊,迅速蔓延到了上半身。

    莹白如玉的坚韧皮肤一丝丝的裂开,滚烫的鲜血犹如岩浆喷出,落在地上,当即将大片土地融成了浆汁。

    风熵面容扭曲的看着老铁。

    老铁的手臂、上身,就好似被暴力打压的弹簧一样,极度的扭曲、变形,变得极其的狰狞怪异。

    但是下一瞬间,老铁通体灵光一闪,他的身躯‘轰’的一声回复了正常,长枪狠狠向前一点,枪尖‘嘎吱’一声,硬生生破开风熵的拳头,刺进去了足足有半尺深。

    锋利的枪尖刺进拳头半尺深,直接刺进了手臂骨中。

    剧痛袭来,风熵大吼一声,身形踉跄的向后急退。他本来就又气又急,心思乱到了极点,此刻他又被老铁正面击退,风熵不由得心中好似油炸一样,又是一口腥气浓厚的血水喷了出来。

    巫铁笑看着老铁,大赞了一声“妙哉!”

    一直到现在,巫铁在枪术上的造诣,还是不如老铁的。哪怕巫铁已经将八万四千旁门左道修炼到了极致,但是明其理,却没有用于行,巫铁在枪术的实际运用上,比起老铁差了老大一截。

    尤其老铁经历了‘混沌变’,从人造的金属之躯,化为血肉身躯后,他这些年,一边在捡回自己无数年前应有的力量,同时他也在苦修《元始经》。

    老铁曾经在地下秘窟中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在那漫长的岁月中,他穷极无聊,一遍一遍的翻阅脑海中的诸般传承知识,尤其是《元始经》,他不知道翻来覆去读了多少遍。

    从对《元始经》的理解上来说,巫铁也远不如老铁。

    所以,虽然巫铁造化比老铁强出百倍,修为进度远胜老铁,但是如今老铁的修为,也着实不容小觑。

    最起码的,虽然老铁的修为境界远不如风熵,可是老铁入道的道基,起码超过了八百门大道法则。从底蕴和潜力上来说,老铁可比风熵强多了。

    甚至在这么多大道法则的加持下,老铁以神明境一二重天的修为,爆发出的战力,就不比风熵弱多少。配合上老铁丰富的战斗经验,千锤百炼的杀戮枪术,老铁足以正面抗衡风熵。

    “你这厮……”风熵右臂垂落,鲜血不断从枪口内喷出。

    风熵呆呆的看着老铁。

    之前和巫铁战了个不分胜负,风熵已经感到无比的羞怒。

    此刻,老铁,一个生得不是很抢眼,好似跟班一样站在巫铁身边的,名不见经传的‘蛮夷’,居然一枪将他这个燧朝的天之骄子硬生生的挡了回来。

    “殿下的心,乱了。”后方,坐在大乌龟背上的笑面佛笑容可掬的开口了“殿下,这一方蛮夷大陆固然远不如我燧朝,但是毕竟人口众多,难免出几个妖孽之辈。”

    “但是殿下当有信心,任凭他们如何天资卓绝,如何的禀赋惊人,论底蕴,论机缘,他们何德何能,与殿下相比?”笑面佛悠然道“我红莲寺,可是将希望,都放在了殿下身上。”

    “殿下,静心,守神,万万不可乱了阵脚。”

    “以殿下的能力,加上我红莲寺的全力支持,殿下依旧大有可为。只要殿下能够收服这蛮夷大陆上无数人族子民,证得人皇果位,成就圣人之力,日后拨乱反正、匡正朝纲,易如反掌。”

    笑面佛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是清楚,很是明白。

    笑面佛刚刚也接到了红莲寺秘法传来的消息,他也知道,红莲寺现世三佛陀之首的无面佛遇袭重伤,甚至无数年苦修的佛陀金身都被毁掉了。

    笑面佛起初,动了一点小心思。

    但是很快,强大的心境修为,就让他将这点小小的‘魔念’斩杀于萌芽状态。

    无面佛修为惊天,他究竟藏了什么底牌,有没有什么后手,就连和无面佛相处了数万年的笑面佛都弄不清楚。

    不可胡乱行事……生得生出祸端。

    按照红莲寺制定的计划,继续执行吧……除非红莲寺有新的法旨传来,否则,就按照既定的计划走下去。

    “殿下放心,以我红莲寺的底蕴,足以帮助殿下,成就大业。”笑面佛在劝说风熵,同时也是在劝自己。

    红莲寺底蕴如此雄厚,风熵做了神皇又如何?他同样不敢对红莲寺有任何不敬,最多红莲寺未来一段时间,能够享受的优待、能够得到的资源略有下滑而已。

    红莲寺,依旧是恒古不移的红莲寺。

    笑面佛感觉自己的腰杆硬邦邦的,挺得笔直笔直的。继续帮助风熵,征服三国大陆,这依旧是可以做到的。

    “这位施主,枪乃凶恶之器。尤其是,枪染人君之血,这是大不吉的事情。”笑面佛笑着向老铁伸出手“还请施主,皈依小僧名下,让小僧,洗去你那满身血孽、滔天煞气罢。”

    笑面佛的掌心,一朵红莲冉冉盛开,一股巨大的吸力笼罩在了老铁身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笑面佛喃喃念叨着劝人为善的话语,红莲中,传来了一声势浩大的吟唱声。一座座宝塔浮屠从红莲中冉冉升起,每一座宝塔旁,都围坐着无数身穿僧衣的光头男女,他们手持念珠,大声的吟唱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句话。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老铁枪尖上一点风熵的鲜血骤然燃烧起来,迅速化为红色业火席卷老铁全身。

    巨力袭来,通体燃烧的老铁就被吞入了红莲中。

    笑面佛一声长笑,他座下的大龟四足生烟,托着老铁就直冲高空。

    十万红莲寺弟子双手合十,一个个宝相庄严的脚踏莲花状云团直冲高空,环绕着笑面佛大声的念诵起红莲寺秘传经咒。

    笑面佛掌心托着的红莲中,立刻传来了老铁愤怒的咒骂声。

    老铁可是太古年代老兵油子出身,那等在战场上厮混下来的老滑头,一张嘴臭得……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笑面佛的祖宗十八代连同十八代灰孙子,都被老铁问候了一个遍。

    笑面佛依旧是笑容满面的,默运佛法,强行度化老铁。

    ‘叮叮’响声不绝于耳。

    军城内,还有后方数座庞大的军城中,无数巨神兵的眸子急骤的闪烁起来。老铁受到的佛法攻击,说白了就是一种奇异的神魂攻击。

    老铁乃巨神兵经过混沌变之后转化的肉身,他和大铁制造的巨神兵之间,依旧有着奇异的、和法术神通迥异的联系。

    当老铁受到笑面佛和十万红莲寺弟子神魂攻击的一瞬间,老铁很无赖的将自己的神魂和数以亿计的巨神兵连在一起。

    十万红莲寺弟子,加上笑面佛这尊大能,他们疯狂的驱动神念,燃烧法力,施展佛门秘术,疯狂的攻击着数亿连为一体的巨神兵……

    巨神兵们对这些神魂攻击,视若无睹。

    他们根本连神魂都没有,他们连最基本的善恶观、价值观、人生观都是一片空白,他们完全按照大铁植入的命令行事……

    佛法超度……你能超度一块石头、一块铁块么?

    或许传说中,太古神话里面,那些佛门的真正圣人级别的大能可以让顽石点头,但是笑面佛他们……显然差得太远太远。

    军城内,无数巨神兵的眸子里奇异的幽光急速闪烁着。

    红莲内,老铁已经开始问候笑面佛第一百零八代先祖。

    不管笑面佛和老铁的诡异僵持,风熵服下一颗大道宝丹,手臂上的伤势愈合,他身体一振,全身的血污消失无踪,他又是那光鲜亮丽的燧朝二皇子。

    背着手,长发随风在身后很潇洒的浮动着,风熵略微飞高了一些,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巫铁。

    “你,是个人才……你身后的这些和你血脉气息隐隐相连的,是你家兄弟?”风熵很‘大度’的说道“之前的事情,本王既往不咎。以后,你,还有你的兄弟们,还有你麾下的将士们,本王都会和本王的心腹下属一般,一视同仁的重用你们,封赏你们。”

    “你们自己,在这蛮夷大陆上,就是井中蛙,一辈子就只能看到井口这么大的一片天。”

    “而本王,乃是海洋中的真龙。追随本王,你们才能有机会,从井中之蛙,有化龙的机缘……追随本王,你们才能看到更广阔的的世界,见识更精彩的风景。”

    “投靠本王吧,相信本王,本王会给你们一个更好的前程!”

    巫铁笑了笑,正要开口,娲姆已经冷哼了一声,面前一块拳头大小的五彩神石冉冉放出柔和的神光。

    “燧朝的二皇子?我的儿子,他的前途,不需要你操心……一头丧家之犬,在这里装模作样,装什么呢?”娲姆傲然昂起头,一股娲族特有的,融合了天地巨力和苍生信念的神奇力量波动猛地向四周扩散开来。

    “我娲姆的儿子,他的前途自然光明、广大,不用你这种自以为是的蠢货瞎嚷嚷!”

    得到了娲岛娲族大主母们的传承,更是被授予了‘娲薪’部落的名号,娲姆如今在娲族内部,已经是有头有脸的重要人物。

    以娲族的底蕴,一个有封号的娲族部落的大主母的嫡子,他的前途,哪里需要风熵来操心?

    要说起来,风熵的母亲娲青凰,不过是娲族的一个普通族女,在娲族内部的身份地位比起娲姆,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止了。

    娲姆实打实的,很骄傲的说出了大实话。

    风熵则是愤怒的看着娲姆——说实在的,风熵真心不知道娲族内部的这些微妙的权位划分,更不知道娲族内部大主母、主母和普通长老、普通族人的差别。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一个有封号的娲族部族的大主母,在娲族内部意味着什么。

    他恶狠狠的伸出手指,朝着娲姆呵斥起来“卑贱无知的妇人……闭嘴……家国大事,你这种蠢妇哪里来的胆子胡乱插嘴?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就将你打入教坊司……”

    娲姆被骂得一愣一愣的。

    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尤其是,得到娲岛的传承和封赏之后,娲姆明白了很多之前不知道的娲族隐秘。

    她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人胆敢如此辱骂一个娲族的大主母。

    娲姆没有反应过来,巫金、巫银、巫铜、巫铁兄弟四个同时怒吼一声,同时施展了盘古真身,强行默运秘术,将身躯强行压缩到数丈高下的极限‘小’的程度,一步冲出了城墙,朝着风熵就是一通爆锤。

    “阿姆说得对,丧家之犬,也敢乱吠?”巫金怒吼咆哮“敢骂阿姆……恁死他!”

    “锤他!”巫银大吼。

    巫铜没吭声,只是咬着牙,极其阴狠的一膝盖顶向了风熵最要命的、男人最重要的要害之地。

    风熵怒啸一声,他头顶一声钟鸣传来,一口通体银光闪烁,内有无数点金色流星飞旋,造型和乾元神钟有八成相似,散发出的气息比风戎的那口黄色古塔还要强大三成的古钟飞出。

    古钟放出大片星光笼罩风熵身躯。

    风熵放声笑道“你们,根本不知道本王的底蕴……”

    巫铁头顶,大道熔炉飞出,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倾泻下来,银色古钟骤然全身一僵,然后一寸寸的身不由己的飞起,被大道熔炉中喷出的火焰一点点的吸入其中,硬生生的被拉入了大道熔炉。

    大道熔炉内无数奇光异彩一闪而过,古钟就和风熵失去了联系。

    风熵一口血吐出老远,大道熔炉悬浮在他头顶,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风熵体内三件古宝、十二件灵宝,数十件妙用各有不同的天道神兵纷纷飞起,飞鸟投林一般被大道熔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风熵连续吐了数十口血,身体顿时虚弱到了极致。

    巫金等人的打击暴风骤雨一样袭来,巫铜一膝盖顶在了他的小腹上,一声脆响传来,风熵俊朗非凡的面皮顿时一片煞白。

    “你们……你们……就不怕我燧朝的……报复……”风熵歇斯底里的尖叫着。

    巫金、巫银的痛殴袭来,当即将风熵从空中锤落地面。

    巫铁鼓掌大笑“三位哥哥用心打,着实打,不要给我面子,只要不打死,就往死里打……呵呵,让他好好清醒一下,他以为,他还是以前的那位神皇热门继承人么?”

    笑了几声,巫铁转过身,张开双臂,拦在了蜂拥而来的燧朝禁军大队人马面前。

    “诸位,此路不通。”

    “尔等主子,正在接受思想教育……所以,你们暂且等等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