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五十三章、摔伤了!

第两百五十三章、摔伤了!

 热门推荐:
    听到李如意自己打电话报警,江虞实在是忧心如焚。

    她回国之后也曾经听陈述汤大海闲聊时说起过李如意之前的经历,因为《机长先生》而热度暴增的李如意也再次被人翻出以前被封杀的密事。李如意千辛万苦和乐海解除合同,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宝贵的出镜机会,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勤奋迈出第一步被人接受认可……

    倘若因为自己而身负污点恶名,被粉丝嫌弃被路人辱骂,被人称之为「德行有亏」,或者直接影响到他的发展前途,这让她内心如何能安?

    她要愧疚一辈子啊!

    这也是她第一时间想要让李如意赶紧离开,由她来承担所有责任的原因。

    她只是一个面馆老板的女儿,她不是什么公众人物,她可以不要形象也不要未来的发展前途。

    老爹听到动静从后厨跑出来,看到躺倒在地上的男人也是吓了一跳,待他看清楚那个男人是巴尔时,竟然忍不住咧嘴想笑……

    女儿受了委屈,做父亲的总是要想办法帮她讨还公道才行。

    警察和救护车都来了,救护车栽着巴尔去医院检查身体,而警车则带着李如意和江虞回去问话。原本他们只要带打人的李如意一个人,江虞说她是当事人,非要跟着一起去录口供。

    陈述接到老爹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办公室和职员开会。陈述不喜欢开会,但是到了他这个位置后,很多问题的最终决定权还是会落到他的手上,有很多文件也必须要他签字才有法律效力。所以,他推脱不得。

    听说李如意打人被抓,陈述也是吓了一大跳。

    李如意是萤火虫文化的股东和重要艺人,也是上升势头最快的艺人。公司针对他的发展已经做好了三年规划,三年之后,李如意便可以独挑大梁出演一部剧的男主角。

    以陈述对李如意的了解和信心,他觉得或许还用不了三年时间。

    在现在这样一个上升的关键时期,可千万不能有什么负面新闻缠身。

    陈述立即宣布会议结束,然后在电话里面问清楚具体情况,立即叫上律师开车朝着警局方向赶过去。

    陈述赶过去的时候,警方那边已经对李如意和江虞做好了口供,并且要求俩人签字。

    负责审讯的韩警官对李如意和江虞的遭遇非常同情,却也只能无奈的说道:“倒算不得是什么大事,而且事情的起因也不在你们,是那个巴尔言辞刻薄,率先辱骂他人……但是,打人终究是犯法的。现在只能等到医院那边的检查结果。如果受伤不重,向他道个歉,获得对方的谅解书,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了。”

    “我不道歉。”李如意说道。他觉得他没有错,再来一次,他还是会一拳打断巴尔的鼻梁。

    正如他从来不曾后悔自己挥拳打过那个老男人一样,虽然他因此被雪藏了那么多年平白耗费大把时光。

    韩警官看了李如意一眼,不满的说道:“你是公众人物。要是他抓住这件事情不放,媒体记者再炒作起来,到时候吃亏的反而是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道理你不懂?”

    “我懂。”李如意说道。

    “对嘛,道个歉值当什么事?”韩警官笑着说道。

    “我不道歉。”李如意说道。

    “……”

    韩警官觉得他不懂。

    “对不起,我来和他沟通。”陈述赶紧上前打圆场,他清楚李如意的性格,倘若觉得自己是对的,是不可能委屈求全向人道歉的。这样的人做朋友很好,混社会很难。

    幸运的是,他有自己这样的好朋友。

    韩警官看了陈述一眼,提着口供本起身走人,说道:“你们最好尽快和那边达成协议,不然的话,要是事情闹大了,可就不好善了了。”

    韩警官有一句话没有说,他怕巴尔打电话向领事馆求助,那样的话,问题就更加复杂难解。

    不过是一拳头的事情,道个歉赔点钱,值得了什么?

    陈述坐到韩警官刚才坐的位置,打量着对面的李如意和江虞,出声说道:“打得好。”

    “……”

    律师在旁边直吸气,觉得牙疼。

    原本以为陈述会帮忙劝解李如意,陈述是公司老板,也是李如意的好朋友。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让李如意心服口服,那个人就是陈述。

    没想到陈述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却是对他们打人的行为表示认可和赞美。

    遇到这么俩个老板你让他怎么开展工作啊?

    “都怪我。”江虞语调哀伤的说道。她面对陈述的时候格外的愧疚,因为她知道陈述为了把李如意拉回来做了多少事情。“要不是因为我的话,如意也不会和人打架。”

    “纠正你一个错误。”陈述笑呵呵的看着江虞,说道:“如意不是和人打架,如意是打了别人……打架是有来有往,打人是单方面的ko。这一点你一定要搞清楚,涉及尊严,对男人非常重要的。”

    “……”江虞目瞪口呆。这都是一群什么样的朋友?

    “我听老爹说过事情真相,要是我在现场的话,我也会打一拳。”陈述说道:“不过可能不会像李如意那么用力。毕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人的时候,自己手也是痛的。如意的手没事吧?”

    “……”

    陈述一句话打消掉了江虞的歉意,也让李如意的表情不再紧绷,笑着说道:“不过,这件事情要和平解决,不能让如意受到这件事情的风波影响。”

    李如意看向陈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陈述看向江虞,说道:“和我说说巴尔。”

    “好。”江虞爽快的答应下来。虽然不愿意在人前再提起那个男人,但是,倘若能够帮李如意开脱的话,她也不惜在人前解剖自己深藏心中的那些秘事。

    -------

    陈述赶到医院的时候,巴尔已经做完了身体检查。

    陈述先找医生看完了检验报告,心中有数,这才带着律师去病房看望巴尔。

    巴尔被人一拳击倒,直到现在还觉得无比的耻辱。看到走进来的陌生男人,警惕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进来做什么?”

    情急之下,他直接用英语喊叫出声,并不是用他的母语法语。

    因为他清楚大多数中国人是听不懂法语的。

    “巴尔先生,我是江虞小姐的朋友,听说你摔伤了,我来看望你。”陈述用英语说道。他的英语水平一般,但是简单的沟通是没有问题的。

    “摔伤?不,我是被那个男人打伤。我要让他付出代价。”巴尔怒声喝道:“出去,我不想和你谈。”

    “你必须要和我谈。”陈述笑着说道:“而且,你也必须是自己摔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