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剑独尊 > 第三百二十八章:有些事,也该做了!

第三百二十八章:有些事,也该做了!

 热门推荐:
    听到叶玄的话,殿内众人皆是摇头一笑。

    很快,众人离去。

    殿内,只剩剑玄与陈北寒。

    陈北寒看向剑玄,笑道:“大师兄,未曾想到,离宗这些年,你竟然已经快突破大剑仙层次!”

    剑玄摇头,“半步之差,可能止步终生!”

    陈北寒微微点头,“越往上,越难啊!”

    说着,他似是想到什么,又问,“那少年如何?”

    剑玄沉默了片刻,然后道:“其性格不适做宗主。”

    陈北寒却是摇头,“这一次,我与师兄想法却是恰恰相反!”

    剑玄看向陈北寒,后者笑道:“我已调查过,此人在青州是苍澜学院院长,而那个学院,被他治理的可是井井有条。此人性格虽然有些偏激暴躁,但是,那是对敌,对自己人,他还是非常重情的。”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又道:“至于性格偏激只要实力足够强大,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剑玄看向陈北寒,“他性格与我曾经相视,你就不怕?”

    陈北寒摇头,“之前,我也以为他性格与你曾经相视,但最后我却发现,其实,大大不同。第一,他不迂腐,他懂得随机应变,有些时候,不仅无耻,还会耍阴招一句话,腹黑的很!第二”

    说到这,他看向剑玄,“我们需要一个震得住内部与外界的人。”

    闻言,剑玄沉默了。

    任何一个宗门与势力,领头的一定要镇得住下面的人。

    而如今苍剑宗,除了叶玄就是商越,商越可以震得住内,但是,他震不住外!

    而叶玄,不仅可以震得住内,还可以震得住外!

    这时,陈北寒突然笑道:“其实,还有一点,那就是他对宗主之位并不在意。”

    说到这,他摇头一笑,“此人若是不夭折,他的未来,不会是在我苍剑宗的!”

    剑玄沉默了片刻,然后起身,“你做主便是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大殿。

    殿内,陈北寒低声一叹,不知在想什么。

    云剑殿。

    叶玄回到云剑殿后,林从云跟了过来。

    殿内只有叶玄与林从云,越祁则是在内殿。

    叶玄面前,林从云沉声道:“你当真不与我走?”

    危机刚一解除,他便是希望带着叶玄离开这青苍界,如果叶玄愿意离开,他是有把握带着叶玄回到灵虚星宫的。

    想要在茫茫星空追人,是非常难的!

    叶玄摇头,“前辈,我也想见见她可是,如今我确实不能走。”

    现在苍剑宗的危机依旧没有解除,而且,他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    林从云低声一叹,“留在此地,我也不敢保你周全。”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她可还好?”

    林从云苦笑,“自然好,就是这脾气一言难尽啊!”

    他至今都不会忘记素裙女子第一天到灵虚星宫的场景!

    霸道!

    素裙女子给他的感觉就是霸道,无比的霸道。而且,强大的不讲道理!

    听到林从云的话,叶玄脑中顿时出现了素裙女子霸道的一面不得不说,她的脾气是真暴躁!

    犹记当初,她可是想一剑毁了这青苍界的!

    这时,林从云轻声道:“既然你现在不想离去,那我就陪你在此界等上一段时间吧!我已经让秦镇回去,最多一个半月,我灵虚星宫的强者便是会赶到这里”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打的过吗?”

    林从云笑道:“你知道世界有多大码?”

    叶玄摇头。

    林从云朝上指了指,然后道:“茫茫宇宙,无边无际,在这茫茫宇宙深处,有着一片片星域,而这些星域内,又有着无数个世界,这些世界,有的是有生命的,有的是没有生命的!而我灵虚星宫,掌管着灵虚星域,比你们这片星域至少大十几倍!”

    大十几倍!

    叶玄心中一凛,又问,“那这么说,我所在的这个青苍界其实很小,对吗?”

    林从云笑道:“自然很小。”

    说到这,他轻声道:“其实,你越强,你就越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因为当你变强之后,你会接触到更多。在没有见到她之前,我灵虚星宫已经是那一片星域霸主,在灵虚星域,我们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然而,她一剑便是差点毁掉我们”

    说完,他摇了摇头,“这人啊,任何时候都得将自己放低一点,你厉害,永远有人比你更厉害!”

    听到这句话,叶玄有些触动。

    强者,他也见识过很多!

    最强的,莫过于是素裙女子,而素裙女子没有对他出过手,因此,在面对素裙女子时,他没有过那种无奈感。

    但是,之前面对那白发男子时,他便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面对这种强者,他什么也不能做!

    若不是苍剑宗有剑阵,他们所有人都要死!

    这时,林从云似是知道叶玄所想,当下笑道:“你莫要妄自菲薄,你这般年纪便是达到了这种程度,已经极为难得了。要知道,先前那人,至少修炼数千年以上了。若是给你这么多时间,你绝对不会比他差,不是吗?”

    叶玄想了想,然后咧嘴一笑,“也是其实,我还是很优秀的!”

    林从云:“”

    片刻后,林从云离开了。

    殿内,只剩叶玄一人。

    这时,越祁走了出来,她看了一眼叶玄,“去一趟连笔峰。”

    叶玄楞了楞,然后道:“为什么?”

    越祁淡声道:“南宫是连师兄的弟子。”

    叶玄沉默。

    越祁走到他面前,“南宫背叛宗门,是他的错,你杀他,也没有错。但是你懂我的意思吗?”

    叶玄微微点头,“明白。”

    越祁点了点头,“做人,很多时候比修炼更重要!”

    说完,她转身回到了内殿。

    叶玄沉默片刻后,离开了云剑殿,来到了连笔峰。

    笔峰殿内,连笔贤看了一眼叶玄,“有事?”

    叶玄微微一礼,“我当初与南宫商越见过,南宫给我的感觉,并非是那种小人,为何他会”

    连笔贤看了一眼叶玄,轻声道:“妒忌之下,明白吗?”

    妒忌!

    叶玄沉默,没有说话。

    连笔贤轻声道:“什么最可怕?见不得人好是最可怕的事情。他这些年来,一直被商越压着,而你来之后,又被你压着。被商越压着,还有出头之日,至少他认为努力,就有机会超越商越。但是对于你”

    说到这,他看了一眼叶玄,“对于你,他看不到这种希望了。你优秀的已经让老一辈都为之汗颜了。”

    叶玄微微低头,“我未曾想过这么多!”

    连笔贤摇头,“并非你的错,是我这些年疏忽了!”

    说到这,他看向叶玄,“你日后若是成为宗主,要切记一点,人不可能一生不犯错,许多时候,宗门弟子若是犯错,作为宗主,不该一棍打死,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是可以的。”

    叶玄点了点头,“明白了。”

    他知道,眼前之人还是心中有怨的。

    毕竟,南宫是对方精心培育出来的,肯定是有感情的。

    连笔贤点了点头,“回去吧!也告诉小师妹,我这人,善恶分明,是对就是对,是错就是错,南宫背后偷袭你,是他犯的错,你杀他,无可厚非,我不会有别的想法的!”

    叶玄微微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殿内,连笔贤双眼缓缓闭了起来,许久许久后,他摇头一叹,“傻啊!”

    离开连笔峰后,叶玄朝着铸器峰走去。

    对于杀南宫,其实他并不后悔。

    因为如果不是他功法特殊,南宫那一剑,就会要了他的命!

    当南宫选择与他做敌人时,昔日情分自然烟消云散。

    而对待敌人,他叶玄永远不会仁慈。

    不一会,叶玄来到了铸器峰,战铁看了一眼叶玄,直接道:“我这没有什么宝贝了!去别处看看吧!”

    叶玄满脸黑线,自己是那种人吗?是吗?

    叶玄没有说话,他拿出一百枚紫源晶放在战铁面前,然后道:“先前大战,师叔神勇无敌,玄气消耗过多,这点紫源晶是师侄我的一点心意,还望师叔笑纳!”

    战铁看了一眼面前的紫源晶,然后看向叶玄,“什么玄气消耗过多,直接说我重伤不就得了吗?”

    叶玄嘿嘿一笑,转身就跑。

    石洞内,战铁看着面前那一百紫源晶许久许久,最后,他摇头一笑,然后收起了紫源晶。

    离开铸器峰后,叶玄又分别取了其它几峰,而他的紫源晶,也只剩下不到两百。

    当然,他一点也不心痛。

    半个时辰后,叶玄回到了云剑峰,而云剑殿内多了一个人,正是阵道峰的顾师叔。

    阵道峰被毁,她是过来暂住的。

    见到叶玄,顾师叔第一句话便是,“去做菜!”

    叶玄:“”

    入夜。

    叶玄坐在云剑殿门口,他拿出了一枚传音符

    片刻后,叶玄收起传音符,轻声道:“有些事,也该做了!”